卖鱼好几年了 :来源: 陈罡元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记

夜幕降临,夕阳刚刚褪去,父亲就拿起锄头和长钩,走到房子下面的池塘边,敲池塘竹根上的木塞。

水快结冰了。虽然父亲小心翼翼不让池塘里的水溢出雨衣和靴子,但他还是淋湿了靴子。第二天,天一白得像鱼肚,我妈就会把我们一个个叫醒去抓鱼,过年的时候卖个好价钱。

家里有渔网和抄网,但是只有爸爸有一套雨衣和靴子。我妈妈受不了寒冷,所以我们让我妈妈去抓我们在池塘边钓的鱼。我和哥哥挽起裤腿,一脚踩上去,池塘底的泥水就铺满了我们的胸膛,吓得我立刻往高处走。我妈赶紧叫我和我哥上去,怕我们冻着生病。

池塘是村上的,之前承包的人从来没有清理过淤泥,以至于池塘的底泥越来越厚。到我们家承包的时候,已经有一半的人养起了底泥。一池鱼,从第一年到年底,光靠父亲是捞不到的。快天亮了,得赶着去十几个县卖鱼。不能耽误半个小时。

我哥哥比我高,比我壮。他可以用网抓几条大草鱼。我也没闲着。虽然我无法走到池塘深处,但是池塘周围的大鱼小鱼都被我抓住,倒进岸边的大木桶里。我妈爱我,叫我洗脚穿鞋。她看着池塘里的鱼和木桶,笑得合不拢嘴。

我抓了一条大鲤鱼给妈妈看。没想到大鲤鱼翘着尾巴又滑了下去。它跳了几下,溅了我一脸泥水,像个大眼珠子。正在生火做饭的奶奶听到我惊讶的声音,以为我出事了。她跑出厨房,站在草坪边上问我怎么回事。

捉到鱼后分类,用清水冲两遍,将大草鱼放在事先铺好稻草的篮子里,小鱼先放在小池子里,卖完大鱼再慢慢挑选。匆匆忙忙,想在厨房温暖的柴火上烤一会冻红的脚。然而,时间不等人。我哥哥拿了一些稻草放在竹篮里。我拿着秤,跟着父母一个接一个的出了门。村民想买鱼,就尽早在村口等我们,他们的妈妈会给他们一个低于市场的价格,说他们都是村里的村民,得到优待。

离县城十几里的地方,可以听到父母的扁担吱呀吱呀的响。也有卖猪肉、鸡鸭、木炭、蔬菜、花生和豆类以及鱼的村民。大家边走边说边笑,擦汗,用手帕和毛巾扇风,让寒冷的冬天变得炎热、生机勃勃、喜气洋洋。因为负担太重,我和哥哥只能帮父母走一小段路。

当我们到达市场时,我们目光敏锐,我们知道我们是在农场鱼塘里吃草的鱼。都一窝蜂的涌进来,弄得我们父母手忙脚乱,连话都说不出来。我妈赶紧跟我和我哥说,人太多了,一定要看好他们,不要让别人把鱼抢走却忘了给钱。

不喂饲料的鱼会特别甜,煮出来的汤会是白色的。每年春节前,我妈都会提前打一些红薯粉条晒干,然后来客人,要么用鲤鱼要么用鳙鱼要么用草鱼来煮粉,好吃又嫩,受到所有亲戚的称赞。

多年的打鱼卖鱼,既忙又累,但也夹杂着喜悦。是农民一年的收获和希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