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大蒜的童年 :作家: 王鹏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时间的大峡谷打破了回家的大部分台阶。好在我妈的皱纹里也含有美食——。腌糖蒜是我家乡的名片,是让游客难忘的景观。五十年,四十年,三十年,从花开回到起点,在这个风情万种的仲夏,如此温馨甜蜜。

母亲——乡村——童年似乎总是与腌蒜紧密相连。每一颗大蒜都是一根长长的藤蔓,一端连着故乡,另一端连着远方,淌过岁月的河流,翻过时间的脊梁,用锄头和犁勾勒出窗帘的轮廓。

俗话说:“大蒜是宝,常吃有益健康。”民间腌蒜历史悠久,以糖醋为主,所以大家习惯称之为腌糖蒜。糖蒜是大蒜做的,白色半透明。味道酸甜嫩滑,是泡菜中的上品。以前在北方农村,几乎每个做了母亲的女人都会腌制好的蜜饯蒜,否则,生活就无从谈起。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今天,时代变了。可能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没必要了。泡糖蒜不再是生活的主流。糖蒜成了餐桌上偶尔的点缀,和在城里吃野菜没什么区别。

农民的谚语说:“种大蒜不到九个月,独处九个月。”每年农历六七月,家乡的青蒜苗都会争相吐出很肥很嫩的蒜苔,这是大蒜生长的最佳时期。把吐芯的蒜薹抽了就行了,用不了多久,大蒜就到了挖的季节了。当新鲜大蒜挖回家时,人们会小心翼翼地将大蒜及其茎叶编成辫子,挂在屋内阴凉通风的地方。每次需要的时候,都可以拉下来一个,立马享受。这大蒜够一大家子吃一整年了。

每年编完蒜,难免会有多余或不完整的“单蒜”,妈妈会用剪刀把它的顶部和根部剪下来,外面剥掉一层粗糙的皮,然后洗干净用来腌制糖蒜。我妈腌制的糖蒜晶莹剔透,酸甜适度,清香爽口。她有一套独特的“腌蒜经典”,就是选蒜“一嫩二白三对称”。“ Yi Nen ”是嫩蒜,是当年的新蒜。“二白”是选择白蒜而不是紫蒜。妈妈说紫色的大蒜很难吃,腌制的时候不好吃。“三对称”表示大小均匀,不是不均匀。母亲先用冷开水将糖、盐、醋溶解,然后将去皮的大蒜放入缸中,让糖醋汁不经过大蒜,然后封住缸口。过了一个多月,腌了一坛糖醋蒜。腌制糖蒜后,不仅可以吃大蒜,而且可以用腌制糖蒜的汁液调味,尤其是腌制鱼的汁液,不仅可以去除腥味,还可以增加新鲜度,煮熟的鱼也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我妈在腌制糖蒜的时候,我总是跟着她放屁。出于好奇,我妈腌制每一道工序、每一个环节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要问一些腌制糖和蒜的细节。因为这个原因,我被我妈骂了:“一个小孩子,为什么学习不那么认真,只会说话?”但是,受母亲的影响,我掌握了一些腌制糖蒜的技巧。据我妈说,腌制糖蒜时,要以白糖为主,红糖为辅,其次是盐。调料要按原料比例加入,突出甜味,盐的味道不能压制甜味。另外,在腌制过程中,糖蒜中不能看到生水或油的痕迹,否则大蒜很快就会被细菌感染,容易腐烂。只要储存得当,腌制的糖蒜状态良好,存放一两年也不会变质。

每一次,无论是吃米粥馒头还是面条米饭,只要揭开糖蒜腌制的容器盖子,屋子里就会弥漫着柿子醋的果香和糖蒜特有的浓郁风味,几颗放入餐盘,晶莹剔透的糖蒜立刻让人垂涎三尺。糖蒜不仅能去除油腻,还能促进消化吸收。高血压患者经常吃糖蒜,可以降低血液胆固醇和甘油三酯,所以经常吃糖蒜也可以预防心脏病。每天吃半块糖和大蒜也能改善人的胃肠功能。腌制后的糖蒜酸甜爽口,没有一丝辛辣。入口咀嚼,酸甜适度,酥脆可口。难怪有那么多老人,在新蒜上市的时候,拿几个麻袋,踩上人力三轮车,融入叫卖的叫卖声中,悠闲的去早市寻找家乡农村的味道!

炎热的七月,新的大蒜下来了。又一年是糖蒜腌制的季节。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扛着大蒜的人。他们三三两两地走着,交流着各自的大蒜腌制方法。楼前的休息桌椅前,大家也在一边聊家常一边和大蒜打交道,空荡荡的楼区每天都是热闹热闹的。生活就像这种辛辣酸甜的蒜味,更有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