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粉蒸肉 ,撰稿人: 张嘉雯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奶奶蒸的猪肉和过去不一样了。

过去,每一个旧日历的最后,奶奶都会用粉末煮蒸肉。我年轻,人也疯狂。我喜欢米粉蒸肉,但我喜欢蒸肉迎接新年的仪式感。奶奶小心翼翼地把米洗干净晒干,油炸,碾碎,切肉,用粉腌。然后我又起了个大早,把装满卤汁的米粉装在碗里,压紧,放在笼子里煮,彻底蒸了一个多小时。奶奶从来不让我碰手,我就坐在一边,像小狗一样等着肉从锅里出来,等着锅盖掀开的时候白汽来抱。奶奶从锅里拿出一个专门给我加热的馒头,让我和肉一起吃。我只夹米粉和瘦肉,把一碗整齐好看的肉变成凌乱难看的;但是奶奶没有生气,一直把肉从锅里拿出来说,“你这个小兔子真的能吃。肉的精华在米粉里!”接下来要等肉凉了再装袋。奶奶打开收音机,里面的豫剧噪音真的很无聊。我坐在一边,很快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肉已经装袋分发,准备送给亲朋好友。奶奶似乎总是一件大事,看着日历说:“一年又到了……”

这十年来,奶奶变老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她的眼睛更花了,头发也不再染黑了,同样的故事讲了十几遍。但是奶奶的蒸猪肉每年都在准时等着,就等着年关一天天临近。肉还是原来的三明治肉,买来切好了;用的粉成了市面上的五香米粉,拿碗装肉的动作慢了下来。等肉凉的时候,豫剧还在不停的响。朝阳沟的节选里,睡着的是奶奶,但是睡得很浅,换个蒸汽锅炉就能把她叫醒。她靠在褪色的布艺沙发上,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来来去去。我觉得奶奶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神圣感,就像古代守护这个家的神一样,用食物牵连着我们漂泊的心。

装袋前尝了尝肉,果不其然,香气不如以前,味道有点咸。装袋的时候奶奶说:“我怕我会得老年痴呆症,连盐都放不好……”。我只是一边帮奶奶装肉一边不停的说“好吃”。我觉得应该和奶奶一起去亲戚家送肉。

今年奶奶不蒸米饭蒸肉了,大蒸笼在窗外闲着,散发着霉味。我家买了蒸肉,包装精美,外形美观。大家甚至都说好吃,说比奶奶蒸的肉好吃。

但是我用筷子放下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