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绝境中遭遇的奇观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当我的手伸进内衣兜里时,我整个人立刻就瘫软在了地上,打工三年积攒的血汗钱不翼而飞了

我游荡在夜晚的站前广场上,望着忙忙碌碌赶着回家过年的人群,心里充满了绝望。那一刻我想到了死,既然不能坐车回家过年,那就卧轨得了。

当我正走在死亡之路上时,广场边上IC电话亭里一个打电话的男人吸引住了我。这人身上穿着一件分不清颜色的、多处露着棉花的军大衣,脚边放个很小的破破烂烂的行李卷,看来此人混得还赶不上我。我虽然兜里空空,衣着却还光鲜。这人侧着脸,低着头,在寒风中正兴高采烈地对着话筒讲着什么,间或还挥着手做些情不自禁的欢乐动作。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仍没饿要放下电话的意思,我不由有些羡慕地想起了电话那头他的白发苍苍的老母、倚门相望的妻子、活泼可爱的儿子,不由得就有了要哭了的感觉,也有了要分享他的幸福的冲动,抬脚就向他那边走过去。

我的脚步声惊动了正打电话的男人,他匆忙地挂了电话,惊恐地转过脸来。我立刻看到了一张苍白、枯瘦、胡子拉碴还有几处结着血痂的脸,那双眼睛躲躲闪闪地有些惊恐地望着我。后来,他见我没有恶意,就龇龇牙,抖动着冻得发紫的嘴唇,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放心吧,我很好!说完,他挂了电话,捡起地上的行李卷,嘻嘻地笑

在绝境中遭遇的奇观当我把手伸进内衣口袋时,我立刻瘫倒在地上,工作三年积攒下来的血汗钱也没了

晚上我在车站前的广场上闲逛,看着忙碌的人们赶着回家过年,心里充满了绝望。那一刻,我想到了死亡。既然春节不能坐车回家,那就只能躺在铁轨上了。

当我走在通往死亡的路上时,一个在广场边的IC电话亭打电话的男人吸引了我。那人穿着一件颜色难以分辨的军大衣,身上有许多地方露出棉花,脚下放着一个破旧的小行李卷。这个人似乎跟不上我。虽然我的口袋是空的,但我的衣服仍然是明亮的。那个人在寒风中对着麦克风开心地说着话,脸侧着,低着头,偶尔挥挥手做一些控制不住的快乐动作。一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不饿放下电话。我不由得想起他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他的妻子,还有电话那头那个活泼可爱的儿子,羡慕不已。我不禁觉得我要哭了,我也有分享他快乐的冲动。我抬起脚,向他走去。我的脚步声惊动了打电话的那个人。他匆匆挂了电话,惊恐地转过脸去。我立刻看到一张苍白、瘦削、胡子拉碴、血迹斑斑的脸,我的眼睛有些惶恐地看着我。后来他见我没有恶意,就张牙舞爪,冷得嘴唇发紫,对着电话说:放心吧,我没事!说完,他挂了电话,拿起地上的行李,嘻嘻一笑。

着走了。原来我遇到了一个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人。那他又是给谁打电话呢?我好奇地凑近电话亭一看,我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原来电话上并没有插IC卡,他竟然在冰天雪地里自说自话了一个多小时!

十年过去了,我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可我知道,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包括我正延续着的生命,都是那个流浪汉赐予的,然而他却不知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