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条 笔者: 赵智远

  • A+
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每天去青龙山晨练的时候,都会看到山坡上长着很多柠条。短,膝盖以上和以下;高,头顶以上,叶绿色、浅灰色,花淡黄色,豆荚红褐色,枝上有稀疏的小毛刺。它们要么单独出现,要么排成一排,呈冠状,布满羽状物,从远处看就像成堆的绿云。这些柠条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从外地引进的,成为永登干旱山区水土保持的排头兵。

柠条,它的身体不像杨树那样挺拔,它的树冠不像松柏那样青翠,它的纹路不像杏果那样甘甜,它的花朵不像牡丹和牡丹那样艳丽,也没有机会进入室内。然而,它是贫瘠干旱的永登山脉中最顽强的生命。在荒山上,它泼洒着绿色的空间,渲染着绿色的生命线和风景,成为干旱黄土地上生命的守护者。它与这里辛勤工作的人们一起分享苦难,与干旱和贫困作斗争。

自从把柠条引进永登后,我从新鲜的好奇,到后来的刮目相看,已经习惯了。我对柠条的感情是由浅入深的。春天,长满山坡的柠条似乎用绿毯覆盖着贫瘠的黄土高坡,抵御着干旱和沙尘暴的侵袭。夏天,一簇簇黄色的花蕾像黄色的蝴蝶一样绽放,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浸润着人们的心脾。秋天,一串串豆荚被树枝覆盖,像一弯新月,拥抱着种子,歌唱着春秋的果实。冬天来了,柠条的小叶子依然绿油油的。

荒山上的柠条写着一行行的诗。它的身体高度只有六七英尺,但它的树枝长得又粗又茂盛。陡根深入黄壤,主长6米。主根和侧根生长成网,加起来超过100米。那张网,带着柔软的触感,共同努力,聚集在一起,成为了一张生活的网。柠条生长时先生根,然后向上开花,展开枝叶。也就是说,当它长到卓立山顶时,它仍然会生根。柠条似乎知道,只有深深扎根,才是张扬生命的基础。

柠条,手拉手,一根接一根,被宝藏包围,长成一片森林,连片成带,连肆虐的风沙都无可奈何;也就是孤立独立,依然耐寒耐热,蓬勃兴盛。柠条在世界上脱颖而出。它把肥沃的土地给人类耕种收割,站在田埂的顶端,避风避寒,换土蓄水。它把庄严的地方让给松柏,把明显的地方让给花朵,但它选择艰难,积蓄能量,拓展空间。这种努力,造就了生活的品格,也是我们学习和向往的精神和力量。

柠条籽可以榨油酿酒,花可以养蜜蜂和蜂蜜,根可以当压纸盘,也是很好的热能来源。此外,柠条是一种营养丰富的牧草,生长3年后即可放牧。粉碎的茎是牛羊的好饲料。一亩柠条可以给一只羊提供富足的生活。柠条只为人类做贡献,不求回报。它只需要人们在几年内砍掉它所有的枝条,这样它就能恢复活力,长得更嫩更有活力。——这是柠条的又一次涅槃。

柠条,一种不起眼的灌木,以自己的坚韧和顽强,在荒山野岭上播种绿色,吐绿。我没有诗人的才华,没有画家的艺术细胞,没有丹青的妙笔,描绘柠条的性格,描绘柠条的春饰,都是我欣赏不了的。所以,我,黄土地之子,只能用最简单的情感,最普通的语言来赞美柠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