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来世,我也会在另一边做一朵花来指引你。 ;投稿来源: 夜丶好冷 [文集]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铭——我想,你路过红尘时,我是曼珠沙华。在你必经的路口,我化身一棵树“,花开无叶,叶无花”。有了思念的铺垫,我会为你绽放,为你,笑得像朵花_另一面。

孙婉儿

我,孙婉儿,冥王的侍女。她就是孙福二小姐。有着绝世的容颜,从小就跟着老公,学习棋艺,书法,绘画。我父亲孙,为官拜吏部侍郎,为人忠厚有礼,深受百姓爱戴。已故总理刘继智的女儿刘春芽的母亲温柔贤惠。

太常元年,我十八岁。那天闲着无聊,带着丫鬟的心偷偷溜出了家门。我在访问期间被时任总理的次子齐威抓住,造成了一场大灾难。他渴望我的美丽。为了得到我,他写信给主,诬告爸爸与外国有染。耶和华大怒,颁布法令。我上下了130多张嘴,都成了刀下鬼。行刑当天,黑云弥漫全城,七月大雪纷飞。

灾难那天,我的官员闯入我家,我正跟着我的主人学钢琴。混乱的脚步声和刺耳的尖叫声掩盖了钢琴的宁静和悠扬。陪伴我十二年的楠木古琴,在恐惧中从我手中滑落,掉进假山下的水池里。我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水池,不顾主人的阻挠。

古琴是我六岁生日时父亲从西域带回来给我的生日礼物。即使失去了生命,也绝不能失去古琴。主人别无选择,只能先离开,从后门逃走。当我终于拿起古琴上岸时,齐威带着官兵赶到了。他只说:“拿走”我就被锁在我手里了。古琴,在官兵的乱刀下,变成了碎片。和我一起长大的丫鬟倒在血泊中。我看着地面的荒凉和古琴的木屑,就像看到了自己破碎的心。

我从未流过一滴眼泪。在敌人面前,我的眼泪只会激起他的占有欲,而不会引起一丝同情。我只是盯着齐威。如果我的眼睛能杀人,他早就被我砍成碎片了。我被他带回总理办公室,他惊慌无助地看着我,自豪地笑了。

我很生气,但我无能为力。我趁虚而入,拔了头发,捅了他的喉咙。然而,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怎么才能打败他?最后,只是两个狠狠的耳光。他命令仆人们把我锁在屋里,准备两天后结婚。我看着我的头发,我的心死了。虽然我杀不了他,但我不会让他得逞。我只拿起我的发夹,抓破我烦恼的脸,用一条腰带结束了我年轻而悲伤的一生。

我死后,我的愤怒激起了地狱。严的正义和审判,在得知一切后,无常把那个戚薇锁进了十八层地狱,再也无法转世。没想到我会报答这份大恩,于是立下誓言,自愿为他服务,端茶倒水,服务千年。今年是最后一年。

在黑社会里,我只做整理书籍藏品,送水送茶的日常琐事,但我也很清闲。只是在心里,一直放不下他。我死后,我失去了他的消息。他现在还好吗?……

那天,我奉命送一份文件到地狱宫。在黄色的路上,我终于看到了那个身影!他依然白衣飘飘,傲气十足,但眼神里依然流露出别人无法理解的悲伤。然而,当他看到我时,他只是瞥了我一眼,就从我身边走过。他不再认识我了。

对了,忘了吧,我自杀的时候,已经抓破了我精致的脸。如果这种绝世容颜给我带来无尽的痛苦和灾难,那我就不要了。

我默默地看着他,但终究没有勇气认出他。现在,我宁愿他从未认出我。

希望他记得的是完美的孙婉儿,而不是现在丑陋的我。

他离我越来越远,我终于转过头,让眼泪从眼里涌出。

杨沫

得知孙家遭遇此灾,天空瞬间崩塌。想我杨沫本来是一介书生,力不从心,却出人意料地获得了婉儿的青睐。她不顾一切地深深地对待我。几经努力。她的家人最终没有反对我们。虽然他们看到我一无所有,但他们勤奋好学。还真心对待婉儿,后来故意招我为上门女婿。当一切准备就绪,我们总有一天会结婚。我想这辈子可以和白头偕老,一定要好好待她以回报的恩情,可是孙家却遭受了这一场劫难。

灾难发生的那天,因为我有事要回老家,离开北平府,而孙福又极力隐瞒,我才错过了这次逃亡。得知噩耗后,我变卖了所有家当,收齐了所有钱财,为孙家安排善后事宜。然后,进了总理办公室。

我以薛先生之名入,教丞相三千梅。入朝后,我行事谨慎,兢兢业业,精通齐眉儿所教的一切棋艺书画,懂得讲道理,举止端庄大方。赢得了首相的信任。心里暗暗答应,可是我怎么能娶一个仇人的妹妹,又怎么能对得上孙家的灵魂和对我的深情呢?

在我进入祈福五个月后的一个晚上,齐威突然在百花堂去世。

白花厅,北平地区最大的烟花场所。里面的女人都很漂亮。每个人都认为齐威太性感了,所以他们崩溃而死。没人怀疑我。

因为众所周知,老总理一直信任我。

因为,没有人知道,我不仅是老师,还是祖传的医生。

那天早上,我只是在七味喝的茶里加了一些补药。这茶一直是梅绮送的。那天,她在做我的作业。当她没有时间的时候,我给她寄去了。当然,这个作业,我特意多安排了一些。

这些添加的药物,单独服用,是补药,当混合在一起,他们成为肠道毒药。第二天,我因为身体不适离开了总理办公室。我在婉儿的坟墓里呆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我喝了毒药,在婉儿的墓前自杀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婉儿,我的生命就失去了活力。现在电刑有了回报,我还活着。有什么意义?当我闭上眼睛时,我清楚地看到了我的灵魂,就像一缕烟,从我的身体里飘出。我想找到婉儿,我只想找到我的婉儿。

但是,为什么我不能一直出去?我好像迷路了。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我的婉儿到底在哪?那天,我在路上看到一个灵魂,他的背影像婉儿,我欣喜若狂。但是她的脸……

我不敢表现出我的震惊和同情,怕不小心伤害到她。也一定是恶业人。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一辈子受了多少苦。我想问她关于婉儿的事,但我是个孤独的人。我不能再说话了。但是,为什么我看到她会隐隐作痛?为什么,后面无常的鞭子又打我了,我只能默默前行,默默行走。

“地狱”

当她找到我时,从她热切的眼神中,我知道她一定见过杨沫。我已经知道杨沫的事了,法官告诉我了。为了找到婉儿,他错过了返回地狱的时间,现在他是一个野鬼。

我有帮助他的心,但我无能为力。地狱是有规则的。即使我是国王,我也不能。我一直对婉儿保守秘密。她已经受够了。我不想给她添麻烦。但是今天,她碰巧遇到了他。这似乎是天意。

“亲爱的王,我能为他做些什么?”她的文字简洁明了,却让人心疼。

“他可以绕过鬼门关,找到去奈何桥的路,除非另一边有花给他带路。

现在,这是帮助杨沫的唯一方法。另外,我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我愿做带路的彼岸花!”婉儿的语气坚定毫不犹豫。

“你知道那边花的来历吗?”

“我知道那边的花是亡灵用自己的灵魂改造的。三魂是花,七魂是叶。花不见叶,叶不见花。不死族只有同时拥有三魂七魄,才能转世投胎,转化为另一边的花朵,从而失去转世的机会。另一边的花开了几千年,落了几千年,花和叶永远不会相遇。

我问“你,不后悔吗?” “不要后悔!”

“为什么,你可以在一年内转世为人”

“爱一个人,没有理由”

“你真的不后悔吗?”

“永远不要后悔”

语气,还是那么坚决和坚定。

我叹了口气,对这个女人的执着,也对她的爱无怨无悔。虽然我很珍惜婉儿,但我不想看到她像飞蛾扑火一样。但是我更了解她的性格,她做的决定没有任何拖延的余地。

我轻声问“你准备好了吗?”“ Ready ”

我慢慢举起右手,她在我面前变了,变成了曼珠沙华,妖娆细腻,美丽凄美……

孙婉儿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那天我遇到了杨沫,所以我去见了法官,他告诉了我一切。杨沫最终没有来找我。他因杀害齐威而受到惩罚。

虽然齐威该死,但他也是一条人命。杨沫杀人必须受到惩罚。颜瞒着我是为了不让我有负罪感。然而,杨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既然他已经受到了惩罚,我怎么能置之不理呢?现在,只要我能帮助他,我什么都愿意做。

颜施法时,灵魂的痛苦令人心碎。如果我没有读到杨沫的名字,我恐怕不会走到最后。我看到了自己体型的变化,一点一点的展开,一点一点的聚拢……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终于可以为杨沫做点什么了……

我站在路边,静静地等待他的到来。很远的地方,他来了,他比以前瘦了,眼睛里还流露出别人看不见的悲伤,这让我哭了。当他经过我身边时,他停了下来。我相信他一定感觉到了我的存在。

他蹲下身子,在我娇嫩的花朵上深深地吻了我。他的嘴唇依然温暖柔软,让我恍惚了一下。他的眼睛和他第一次见到我时一样悲伤而清澈。他看了我很久,好像要把我刻进他的骨头里。

他不知道,其实我一直在看着他。我想把他永远刻在心里。过了很久,他站了起来。他终于要走了。他没有看到,在他踏上奈何桥的那一刻,身后,另一边的一朵花在轻轻晃动,无数的露珠滴落在花瓣上,仿佛在哭泣……

希望来世我也能在另一边做一朵花来引导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