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编辑: 侯宁

  • A+
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记得很小的时候,腊月初八,准备年货的序幕拉开了。我们用手指数着,天天盼着,因为我们会有漂亮的新衣服,会有很多平日吃不到的好东西。爸爸妈妈忙着去居委会领取政府每年一次提供的布票、糖票、肉票、棉票等。小时候,我们想在工作日吃水果、饼干、糖和面包。你从来没想过。我们从未听说过汉堡和肯德基。就算吃白米,也要等到每年的中秋节或者元旦,到了粮库,就可以美美地吃一顿了。可想而知,我们的童年生活和当时国家的经济状况都是那样的。

我们家有五个姐妹,经常听说爸爸妈妈生了“五朵金花”。后来妈妈终于给我们生了一个小弟弟,也是家里的宝宝。我父亲非常高兴。因为我们家孩子多,父母也很辛苦,每个月的工资也不够。粮站供应的劣质粮油远远不够。因为爸爸妈妈平日里勤劳善良,会处理人的事情,粮站的工作人员经常私下给爸爸多一些粮票、油票等,所以我们家当时的生活比别人家稍微好一点。临近过年的时候,爸爸妈妈也有分工。我妈妈正忙着给我们买衣服,给我们缝制衣服。我父亲正忙着在杂货店排队买肉、糖、米、油等过年用的东西。虽然爸爸平日很少做饭,但过年的时候是爸爸施展才华的时候了。爸爸的厨艺很高,我们都喜欢吃他做的菜。看着爸爸杀鸡杀鱼,我们忙得不可开交,姐姐们带着小哥哥们开心地加入到爸爸屁股后面的乐趣中。爸爸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认真、细心、干净、整洁、井井有条。妈妈正忙着给我们做衣服。当时,人们的生活水平非常有限。大多数家庭自己动手做衣服,很少有家庭有缝纫机,所以我妈几乎每天都加班到深夜。我们都睡了,妈妈还在忙着我们的新年衣服。爸爸陪着妈妈,帮她打针,偶尔给她提建议。最盛大、最激动人心、最有希望的时刻,莫过于年夜饭。我们六个兄弟姐妹穿上妈妈给我们缝的新衣服,然后从大到小排成一排,爸爸给了我们压岁钱。因为父亲以前在公安局工作,所以也时不时在家里搞半军事化。在发压岁钱之前,爸爸想点名。当他问谁的名字时,他必须回答“到”。他伸出小手去接爸爸寄来的崭新的一元压岁钱,妈妈总是笑着看着我们。当时,我们手里拿着这一元钱,高兴极了。时不时翻一翻,看看,想一想,计划一下怎么用。我瞬间又想到了,但还是舍不得用。那种心情是无法形容的,只有我们同龄人才能体会。

如今真的是五颜六色,穿着高档名牌衣服,从天而降,在海里游泳,看春晚,什么都有。然而,我在那些日子里找不到那种感觉。过去的一切都化为云烟,但童年的味道依然深深印在脑海里。小方桌,鲜花和衣服,兔子灯,钱和饺子,探亲和吃水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