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古道再探 、发文人: 王蓬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记

金牛古道与史前神话“石牛的黄金”有关。见正史《战国策·中图》;《秦策一》记载,公元前316年,秦汪卉派张翼、司马错率军灭蜀,可见其使用历史悠久,应不迟于褒坡道。令人惊讶的是,这条古道上不断发现新的景观。

去年10月,笔者再次探索金牛古道。秦巴山脉绵延千里,古道虽然多达七八条,但对于分散在宛陵、前山的乡镇来说,还是觉得遥不可及,还需要一些支线沟通,所以所有古道都是网状发展的。比如金牛路虽然是一条古老的关彝大道,但也有一些分支分布在山区,今天要么被废弃,要么被乡村道路取代。陕西唯一挂在墙上的农村公路就是其中之一。导游石秀全是朋友推荐的微友。他是中年人,看起来像农民工一样诚实。他开着一辆配有长焦摄像头的越野车,有着传奇般的经历。他是瓜比公路所在的宁强毛坝河镇人。他的祖先务农,他的父母是文盲。在农村读完初中,班里只有几个人考上了几百里外的县城高中。1984年,石秀一举考入Xi安公路学院,是方圆百里唯一的“进士”。没想到,他大学毕业,回到县城,学会了不用,人也责无旁贷,所以被歧视。他沦为扫地和擦桌子的角色。一气之下,他回到家乡当起了农民,受到家乡的鼓舞,回到了省城,在老师的帮助下住进了《当记者历时十年,志存高远》里,家乡的风景和乡亲们的面孔整日在他眼前晃动,家乡和灵魂的双重召唤促使他整日放弃,回到家乡创业。利用人脉关系和互联网帮助村民销售腊肉和土特产,不图利润,而是充实和享受自己。更大的目标是发展草船子旅游。草船子位于家乡宁强茅坝河镇最偏远的地方,与川陕接壤,位于嘉陵江第二支流刘溪河的下游,发源于南郑黎平、四川旺苍。这个地方原本是封闭的,历史上是彝族和羌族居住的地方。

有学者考证,羌人建立的西夏王国在成吉思汗的铁蹄下灭亡,几十万臣民逃到了四川西北高原,而宁强是唯一可以去的地方,所以留下来是合理的。羌人住在高山上。高风险,他们建造雕花建筑,建造石屋,耕种梯田,放牛放羊。他们的祖先从一个接一个地下来,形成了悬崖上的村庄和云中隐藏的家庭的模式。一直到2000年,都没有一条与外界相连的道路,尤其是去草船子村,要经过西溪沟村。这一段的刘溪河谷很深,两边都是悬崖峭壁,如刀削斧劈,竖起了千堵墙。西溪沟村是典型的悬崖村,430户1180名男女分散在海拔近2000米的山间,交通不便,贫困落后。久而久之,羌人危在旦夕的生活早已被脱贫致富的要求所取代,改善与外界的联系是当务之急。当时,西溪沟村主任陈一品号召村民发誓杀鸡。全村大小不分男女,披星戴月。在悬崖上修建一条四公里长的公路,就像一条丝带挂在悬崖上,花了六年的时间,叫做“悬挂公路”。其中关键的一段是,隧道是在悬崖上凿出来的,村民用大锤钻钢,用炸药炸开。艰难险阻难以体验,堪比河南省临县的郭梁公路。封闭了几千年的羌寨,终于有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

公路修好,瓶颈被打破,草川子地区封闭多年。流传已久的民居、火塘、腊肉、羌绣、古树乃至风俗习惯,都能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与悬崖峭壁、梯田、牛羊、炊烟……一起,构成了一幅厚重的羌族风情和风光画卷,全天由高速高铁呈现

石秀全以他的职业敏感预见到了这一地区奇特而危险的地貌和羌族的风俗习惯的旅游前景。几年来,他每天写写画画,每天发微博,每天发微信,用朴实生动的文字,生动优美的图片,坚持不懈地宣传和宣传家乡的诗画,淳朴的民俗风情,终于做出了“挂公路”毛坝河,还有

当天上午9点,石秀全开车带我们离开古城汉中,沿着京昆高速公路,向成都进发。只花了两个小时就到了汉水发源地宁强县,然后从黄八一转到了乡道。从地名中解读并不难。这里曾经有一个金牛古道站。此外,七盘关和西秦第一关都位于附近山区,梯云栈中仍有遗迹。有一段几百米的石梯冰碛路,窄的部分不够宽,还有砂浆的痕迹,说明是通行地点,现在正在申请投保单位。

草船子属于宁强县茅坝河镇,距宁强县70公里。城镇和县城之间有班车。近年来,砂石土路硬化,水泥路面平整。虽然山和山已经越过,但两辆车相遇没有问题。一路上看到,早年土墙的小屋被青砖红瓦的两层小楼所取代,隐藏在郁郁葱葱的植被中。阳光下,红绿相映,赏心悦目。石秀全前几年讲过“学大寨”,毁林开荒,铲草,水土流失,恶性循环,人穷得吃不上盐。由于改革开放,农民得到了一种生活方式。现在中青年外出打工,农村只剩下老人和孩子。只有发展旅游业,才能留住人。

游览古道,关注沿途人们的生存和生活,乃至风俗民情的演变,尤为重要。《史记》以身作则,包括地理、财产、货殖、民俗等,内容恢弘,启迪年轻一代。经过毛坝河的一个村庄后,老人去世时,我们停下来参观。这个村民在路边,从红砖墙平房溜走,正在修一楼;积累财力,然后盖二楼。医院里聚集着男男女女,尤其是村民的亲戚朋友,老年人居多。一个家庭有事的时候,都是互相帮助:搭火塘、备菜、走赛道、献供品,两个有公众地位的男人,一个放音乐,一个唱歌词,在场的男女,或聊家庭生活,或逗弄孩子,或用手机,从容淡定,没有失去亲人的悲伤,透露出一种生死,这也印证了秦巴山区/[/K9/

最后,我们可以从远处看到悬崖悬挂的高速公路。在这里,刘溪河把两边的山分开,和三峡一样大。我们必须打开两边的道路,走到深谷底部,穿过刘溪河,爬上山顶。海峡两岸悬崖峭壁,立壁千仞,山石皆微红,草木浓绿,雾气不时飞扬,宛如仙境。环顾四周,一条灰色的道路犹如一条丝带,将悬崖、流水、奇石、丛林、高山、洞穴……沟连成一幅绝佳的山水画卷,简直就是大自然赐予的浓缩盆景。最引人注目的是悬崖上的一个天然‘古美人’亭亭玉立,仿佛在期待你的光临。

我们像甲虫一样沿着公路小心翼翼地爬着,挂在河两岸的悬崖上。瓜碧公路的锦绣华章就在悬崖顶附近,一个巨大的悬崖高高耸立,就像一个守门人挡住了去路。然而,村民们只是在悬崖上凿出“天窗”,凿出一条可以通行车辆的隧道,通往悬崖顶部。没想到,过隧道时,天突然变得晴朗起来,一大片平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包括古树、梯田、菜地、农舍,甚至还有一个短短的集市,这就是人口数千的西溪沟村。

老两口坐在村里的第一栋房子前,一边喝茶,一边晒太阳。据石秀全介绍,这对老夫妻分别叫陈正安和罗,他们的儿子叫陈一品,带领村民修挂在墙上的公路。这对老夫妇都已经80多岁了,仍然精神饱满。当我们拍到绣花鞋在台阶上晾晒时,罗走进屋,拿出她新做的绣花鞋。鞋底依旧采用传统缝线缝制,缝线密集整齐,鞋面绣有花朵,华丽无比。石秀全介绍,这是典型的羌绣。除此之外,我还看到村里有两个女人,都七十多岁了,穿着整齐,健康开朗,回答问题,拍照。

我们此行的最终目的地是草船子村。这是一个被青峰、古树、溪流和田野环绕的小盆地。标志性的景观是一棵古老而高大的银杏树,就像戏剧大师们经常在戏剧结尾放高潮一样。在通往草船子的路上一路盘旋,山势起伏,绝壁高耸,路似白练而浮,民俗风情似醇酒而醉人,让人顿觉跌宕起伏,惊喜伴随惊喜,但最终却宁静安详。银杏树的黄叶落了,地里的蔬菜绿了,洗了,竹林果树里每一个农民都若隐若现,只听鸡叫鸡鸣。光看着它,我的心就醉了,活在天堂里。

我们参观了王国夫,一个93岁的村民,一个传统的十面老房子,展示了伟大的风格。老人坐在壁炉旁,仍然很健康。我们寄钱,儿子拒绝了,说有退休金,钱花不完。我儿子壮壮气势,说房子后面的山在四川很旺,但是山像屏风一样苍翠,显然是在陕西最后一道围墙的脚下。大自然赋予的神奇景观分隔了四川和陕西两省,也分隔了外界的复杂和喧嚣。儿子指着院子里一个又胖又壮的女人说,那是他的四川媳妇。女子听了哈哈大笑,躲在屋里,也不拍照。院子里有玉米棒、自卸车、鸡和狗。阳光温暖,庭院宁静。

在另一个农民的院子里,人们在颤抖和吵闹,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建设来改造民宿,以便兴奋地为游客做准备。我正要问石秀全目前的旅游情况,他的手机响了,告诉我们有两个旅游团队要来,一个来自Xi安,一个来自县城。一个代表团明天将到达,所以他必须迅速准备。

回来的路上,我看到刘溪河上的夕阳投下乳白色的薄纱,像一个梦,一个幻想,一首诗,一幅画……。这是金牛古道的又一新景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