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藤glorybind 发布人: 远处的欣赏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突然想把这三个字写下来。

和朋友聊天,谈论陈露。朋友从事艺术类专业,经常会请一些专业人士去晨露收风。他们真的很努力。发表了很多值得称道的作品,图片也印出来了,非常好看。连我正宗的陈路人都被他们震惊了。那些夸张的构图,浓重的色彩,灵动的人物,表达了我熟悉的每一块砖瓦。只需一瞥,我就能看到那些照片里有什么,现实中有什么,现实之外有什么虚构。

我没有资格评判画本身,也没有资格评判技术方法。我们只是在讨论主要的想法。

陈露有什么值得写和画的地方?

对我来说,老灶是故乡,是根,是走远了也忘不了的坎。我也有家乡人有的情怀。

但是对于一个局外人来说,陈露有什么让他们如此向往的呢?

好奇心可能第一。吃的山珍海味太多,想吃天上掉下来的,看的城市太多,想看的农村。陈路独特的自然建筑风格是无法复制的,在不同的地方也找不到。

沉重的历史?这个不是很有说服力。更有历史感的古镇,比陈路历史更悠久的古镇。不信可以去网上查。

活化石?这个有道理。二三十年前,火热的手工作坊继续自行其是。据我所知,80年代中期,窑工晚上住在瓷窑上,举着池塘瓷器烟囱下的昏暗灯光,拿起炭铲往窑里添煤,一双沾满黑色污渍的脏帆布手套映在炉火前。一股黑烟从瓷窑的烟囱里冒出来后,里面全是火焰。当时我还不知道“庐山不是夜”这个词。但它的价值更多的在于考古。

还有什么?我们谈到了墙边破罐子破摔里种的花草。老化炉是缺水的地方,山高水就要长。老化炉的泉水流出,应该不是保障生活的问题,但不可能供应年产百万件的工艺品生产。历史书上有种泥塘,是从天上收集雨水完成的。水是陈年炉里的金,一壶水是一壶金,稀有珍贵。在这种背景下,种花草并不容易。人们种植碗花、鸡冠花、仙人掌,不采摘环境也容易生存。他们总是从嘴里放出一些泉水,给门前简陋的花草浇水。他们明白,如果过不上安逸的生活,就应该点缀花草。他们只有早晚看了,才有勇气出门,回家才安心。

也许陈的火炉的主要目的是一朵紫色的打碗花,它缠绕在墙上,静静地慢慢地打开,一年一叶绿,一年一花新。真的不知道,就漫谈一些想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