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里,我母亲的眼睛 ,创作者: 三江樵夫

  • A+
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在母亲离开后的三十四年里,我经常在梦里见到母亲,并大声呼唤她。我妈妈总是离我很远。每当我扑到她怀里,她都投来一瞥,然后消失了。我写过几次《梦里母亲的眼睛》来表达我的悲伤,但都没能如愿,因为泪水打湿了稿纸。

在梦里,妈妈给了我第一只眼睛。妈妈走后的第十天晚上,我刚睡着,就看到妈妈向我走来。在我扑倒的那一刻,妈妈看了我一眼就消失了。当我从梦中醒来时,我默默地思索着母亲的目光。当我感到困惑时,我想起了母亲离开时的眼神。

我母亲去世时,她没有留下遗言;我只是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把我的目光引向我的两个姐姐,然后环顾四周,最后我的眼睛掉进了我的眼睛里。我母亲用她不安的眼睛托付给我。

我们有六个姐妹。姐姐已婚,没有能力过问家庭事务;二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小不能自理。她27岁就去世了;我和两个姐姐在上学;我哥有精神病,他一疯,不是打人就是摔东西;父亲拉的人力车,给了我牛马力,一天下来累坏了。为了维护家人的安全,妈妈一直没有睡个踏实觉;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妈妈做完家务,种完地,卖完菜,摘完庄稼,捡破烂;对于我们母亲的艰难,她伤透了心。从妈妈临终的眼神(妈妈才59岁)来看,我想妈妈今晚的眼神一定在提醒我不要忘记她的嘱托。多么难得的母亲啊!

之后,每当家里发生重大变故,我都能在梦里看到妈妈的眼睛。

妈妈走后的第五年,爸爸因为突发脑溢血去找妈妈,我成了一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在我为父亲办完葬礼的那天晚上,母亲又走进了我的梦里。看到妈妈,我放声大哭,“放声大哭”跪下,想让妈妈多待一会儿再扑过去。这一次,妈妈又多呆了几秒钟,但还是少了一只眼睛。妈妈的眼里满是对我的安慰,而不是对我的抱怨。

1993年冬天,我哥哥的手冻僵了。为了保住弟弟的手,我让弟弟住院100多天。三九天,我每天骑自行车30多公里给弟弟喂奶。下雪天,在松软的雪路上骑自行车,很快就让我汗流浃背。遇白风,脸冷如刀,脚冷如猫咬。我努力工作来保住我哥哥的手。回到家,爱人给弟弟喂饭,我负责带弟弟上厕所,解开他的腰带。……有一天,我上完厕所回来,以为他要去康了,就赶紧过去脱鞋子。他不仅打我,还让我给他下跪。晚上我委屈极了,躺在床上两眼含着泪,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妈妈朝我走来。妈妈好像知道白天发生了什么,有尊严地看了我一会儿,丢下一只眼睛。我从母亲的眼神中感到安慰,甜甜地睡了一觉。

昨晚在梦里又见到了妈妈,妈妈满意的看了我一眼。醒来后,我写了这本书《梦里妈妈的眼睛》。把它送给世界上我母亲的儿女。愿他们尽最大努力按照她母亲的眼光行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