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有健忘症的爷爷 ;创作人: 风中的云儿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中午做饭的时候,我妈打电话说我爷爷摔倒了,割了额头,流了很多血。突然心里有些痛。告诉我妈处理伤口,听她说的好像不是很严重,她就觉得有点放心了。当她终于下班回到家时,祖父已经完全不认识人了,拄着拐杖走来走去,嘴里说着什么,不知道说什么。他的额头上有一道被母亲包扎的厚厚的伤口,还有些血迹。我问他,疼吗?他只是茫然地看着我,笑得像个孩子,没有痛苦。

当我和老公仔细想看他的伤口时,他变得不耐烦了。我妈用纸带给他的,所以我拆下来的时候,它粘在我的头发上,弄疼了他。他开始挣扎。手脚并用,又因为辛苦,头部伤口开始流血。伤口不是很大,是一个小洞,已经不流血了,但是现在少量的血又渗出来了。我想再给他消毒,把他打扮好,但我再也不合作了。我带着哭腔狠狠骂了他一顿,然后开始咬他,握着他的手。看到他那个样子,我的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痛苦。我一次又一次地给他打电话。他只是用奇怪和防御的眼神看着我。他不该也没说话,但看到我要走近他,他挥着拐杖假装要打我,这让我忍无可忍,我的心好痛。曾经那么爱我,那么信任我的老人,已经忘记了整个世界,包括他最爱的亲人。

此刻,看着他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徘徊,独自受伤,看着他用长满老茧的手托住自己的伤口,再看着他手里的血在恐惧,像受伤的孩子一样哭泣,我再也憋不住了,我不能让我的眼泪在灯光下显露出来。明明还是一样的样子和形状,却没有过去的记忆,整个世界对他来说完全陌生!原本被亲人用这种方式遗忘的痛苦,是如此的灰暗和冰冷。它们就像汹涌的海浪,将我完全吞没,我连一块可以依靠的木头都抓不住。看着这样的爷爷,我觉得自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无法挣扎,心中的痛苦比一阵还强烈,甚至让我无法呼吸。但是这样,我不想让父母看到。他们比我更痛苦更累。

爷爷一年多没睡觉了,现在生物钟完全颠倒了,白天睡觉晚上闹,妈妈也很久没睡好了。70多岁的父亲也是,每天晚上都会和爷爷打招呼,怕爷爷摔倒出事,但爷爷并不知道自己在自己的世界里疯了。但是我们很无奈,想请保姆,但是父母不愿意说不如自己照顾自己。“我欠他这个。他给了我余生如此多的关怀。我应该用余生来偿还。我是他的女儿,所以他可以让我照顾他,以后的日子我会好起来的!”

妈妈总是这样说,我们真的无话可说。爷爷对我们和我们家的好是无价的。当时他那么尽心尽力的照顾我们,现在是我们照顾他的时候了。然而,我们经常忙得没有时间回家,我们只是厌倦了我们的父母。但我们也让父母伤心,却不知道如何去改善。

我爷爷今年94岁了。他的祖父已经忘记了整个世界。他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掌握着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更多的时候,他经常无缘无故地哭,说他想回家。94岁的爷爷,他在寻找自己的家,他的亲人都在他身边,但他害怕又不知所措。在这个对他来说陌生的世界里,爷爷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哭着找不到回家的路。

就算我再大声喊,再努力搜索,也永远听不到爷爷的回应,永远感受不到爷爷的温暖,永远找不到曾经爱我、信任我的爷爷!亲爱的爷爷,我怎么能把你抱走,我怎么能把你渐渐消逝的记忆抱走,我怎么能让你突然找到我,认识我,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想起我?

家在你身边,路在你脚下,你却忘了回头看看,走一走。

我只能看着你,看着你满头白发,在没有记忆的陌生世界里不知所措的哭泣,站在你身边,你的眼睛却在看着远方,焦虑又害怕,再也找不到方向。

虽然立春已经过去,天气还是那么冷,就像我此刻的心一样。一定比我冷的爷爷,像个孩子一样流着泪,给我带来了一季飘零的冬雪,带给我的不是想象中的洁白,而是无尽的黑暗。从来没有这样的时刻,让我感到无助和无助。只有心痛如此清晰,在漆黑的夜里吞噬了我的眼泪。

此刻,我清楚地知道,虽然我的祖父在这里,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祖父了。我的祖父在岁月的长河中迷失了自己。我喊不回,找不到我的老爷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