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薯 、发布人: 晓荷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我小时候是银盘大脸长大的。舅舅说我土豆吃多了,种土豆苗,胖乎乎的,圆圆的。后来学习复读一年,还是考不上高中。表哥还说我吃了太多的山药,脑袋里都是山药,我真傻!当时我很生土豆的气,以为喝牛奶吃面包就一定聪明轻巧。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世界上有牛奶和面包。我当时能想象到的最好吃的食物就是鸡蛋炒面。唉,煎蛋挂面奢侈。没来客人的时候想都别想。我现在喜欢吃红烧肉和红烧鱼,这大概和我小时候参加的几次开心的聚餐有关。一大碗鱼肉和一桌子荤菜首先给人视觉上的满足感和味觉上的幸福感。

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现在想想,农村长大的孩子似乎比城市的孩子更有回味。我们的田野一望无际,我们的天空布满了云彩,我们上学的路上开满了鲜花和绿草,我们的友谊充满了泥土的芬芳,所以它有根有苗。土豆苗怎么了?捏一会儿就贴在土里活了。土豆头也挺好的,蠢抗打击能力极强。偶尔觉得自己的愚蠢只是愚蠢的一种表现。所以我叔叔表哥拿我和土豆比,不算贬义。即使是现在,我觉得也是最简单的祝福。

不知道自己多大,有记忆就有红薯。

上学的时候,每天早上都是红薯糊。锅里加水,把土豆去皮切成圆块,推进锅里。水开了,拿个锅铲在锅里戳几下。盖上锅盖继续烧。过一会儿,用铲子捅一下。嗯嗯,戳一下就烂了,可以粉一下。左手抓玉米粉,右手握筷子。筷子在锅里搅动。玉米粉撒得均匀细致。过了一圈,锅渐渐变稠。拍拍手,就不用粉了。筷子放在锅旁,继续坐在灶下烧火。这个时候火不能大。最好有茅草火。火钳一次夹一点,送入炉洞内,均匀摊开,让它下雪,火焰就会绕着整个炉洞。时不时起来用铲子戳,以免烧锅底。茅草慢慢烧的时候,锅底会覆盖一层黄色的稠糊。糊好吃,香,甜,面,糯。唉,没吃过糊的人,人生一大憾事。

有时候在学校吃土豆泥来不及的时候,我妈就在锅里捞出几块土豆,放在锅旁边凉一会儿,背个书包,一手拿一个,边走边嚼,边吹边嚼,热腾腾的面条很好吃。我们称土豆段为土豆滚筒,它像轮子一样是圆的。

午饭的时候经常有红薯,也是去皮切块,沿着锅边摊在米饭上。它们上面覆盖着黄色的壳,非常香,非常香。

米饭熟了最好把土豆埋在灶孔里,埋在刚烧好的没有明火的灰烬里。上学的时候拿出来边走边剥。你吃的口鼻都是黑的,或者舔嘴的时候舍不得放下,甚至要舔脱皮的皮。我们家成立窑厂后,窑工每天晚上在洞口放几根山药,让大人小孩不想吃饭,就一直在山洞里转悠。红薯是一种浓郁的香味,像成熟的男女,它的魅力是不可抗拒的。

晚饭就别提了,肯定是一锅土豆蒸猪,人吃几个。池塘边清理了半筐红薯,没有去皮。所有的碎土豆和碎枣都放在锅底,光滑的放在脸上。我妈有时候会在土豆锅里蒸一锅剩饭给我和弟弟吃。土豆锅里的蒸饭是用水蒸气蒸的,又甜又难吃。叔叔的孩子总是没有足够的食物。他们的晚餐只能是红薯。红薯熟了,阿姨站在门口叫:“小恶魔!”别嘎(家)肿了!表姐和表姐喊着跑回家。很快,一人拿出一瓢红薯。大的去皮吃,小的啃。过了一会儿,瓢来到底部。

后来表哥谈对象,未来岳父想试试胃口。他给了他一大碗面条,但他一滴水也没给。碗底部藏着五个鸡蛋。表哥不知道未来公公在葫芦里卖什么药,不好意思吃。留下三个鸡蛋是礼貌的。后来老丈人说孩子吃的少,肯定身体不好。后来他女儿结婚了,要吃苦,于是婚姻就黄了。当时表哥后悔自己肠子都绿了,说:“什么叫大碗面?我可以吃两瓢土豆。”。

唉,表哥现在快50岁了,说起这件事还对我怀恨在心。他说这个人就是命就是命。当时他的饭量是一头牛能吃,更别提五个鸡蛋一碗面了,但是没有缘分!

其实地瓜、地瓜、地瓜饼、地瓜园、米卷……做的好吃的东西太多了,只要碰上地瓜就觉得好吃。

怀孕的时候,每天早上都是红薯沙饭,红薯去皮切丝,水煮米饭,加红薯丝。当我从锅里出来时,我加入了一些猪油、一些青菜和一些葱花,这在甜丝丝是美味的。儿子出生的时候,肥头大耳,听话。很多人问我吃了什么。我说吃了多少鸡多少蛋。后来拍脑袋的时候觉得都是坐月子的问题,跟儿子出生前发生的事情没有关系。怀孕的时候,我吃的土豆最多。然后我想起了我舅舅和表姐说的话,突然觉得我儿子也是个土豆秧,但是他比我聪明,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但是他那种又慢又傻的性格也和我一样。据推测,我的土豆脑是通过血液传给我儿子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