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大地(下) 、发稿人: 吴晓波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春天的火

一朵小小的红梅,盛满了霜,喝着雪,先用生命的火焰点燃了春火,闪耀着火花,照亮了冬天苍白的脸庞。

小草接过春天的火炬,点燃了自己,点燃了枯黄季节的萎蔫,露出了青涩锋利的身躯,刺穿了冬衣。火势正在蔓延。草给柳,柳给桃树,桃树给海商……。绿火、红火、黄火、紫火,呈顺风趋势,火噼里啪啦,火冲天,风旺。

春天的火,燃尽了我心中积了一季的寒霜阴霾,燃尽了一个五彩缤纷、生机勃勃的春天。

春天的白马

春天的白马在遥远的天河放牧了一个季节,放牧了足够的天河草,喝了足够的天河水,又壮又胖,尖叫着尖叫着,回头一看,地球上的大地已经被冬天占据了。

春天的白马带着蹄子升起,驱动着春风,一寸一寸地收复失地。跃过立春的门槛,春天的白马兵直奔冬天的巢穴。马蹄在过去,被冬天的狂怒压垮了很久的好人都起义了。

草失去了黄色的铠甲,率先打开了冬天的城门,升起了绿色的旗帜,用梨树和桃树迎接它;红梅在冬天爬上城头,举起双臂,敲响红色战鼓,欢呼雀跃;麦苗冬天脱了被子,长得纤细,渴望加入春天的队伍;柳叶最多情,绿毛长淡妆,倚门楣,羞涩迷人,迎春白马王子。

冬天逃跑,留下冰雪的残迹。春天的白马以春风为荣,停留在一座崭新的绿色城市。

春风

春风是春天的嘴唇。

春风轻轻地吻着,冰雪感动得热泪盈眶。随着春风温柔的吻,河水交出了一颗凝固已久的心。春风轻轻的吻着,山川放松凉爽,上面覆盖着一层水墨画。春风轻轻地吻了吻草地额头上的冬粉,露出了像脂肪一样娇嫩的身体。当春风温柔地亲吻时,桃花、海鞘和杜鹃脸红了,它们举起绿色的长袍袖子挡住了羞涩的春天。春风轻轻地吻着,柳树挥动着绿色的笔来写春天的诗。随着春风温柔的一吻,油菜花变成土豪,遍地撒金。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阳光从隐晦暗淡外衣里出来,露出人们耀眼的光彩,一寸一寸地撒下金色的金色,为春天铺路。

冬天,我忍受着冰裂的苦楚,卸下季节顶端的枷锁,收拢身体,缩成一条缝,把雪泪滴了一地。

草地上覆盖着薄薄的绿色薄纱,踩着暖冷的晨露,轻盈地起舞。在缠绵的春雨中,一串串诗句挂在春天的枝头,桃花柳绿,涓涓唐云宋风流淌而出。南方归来的燕子,嘴又尖又细,在老檐头筑起一片圆圆的乡愁。跑遍大地,成长,快乐,向往和孩子般的无知。春风手里拿着几只风筝,飘出一片诗意的天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