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小巷 来源网友: 简繁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如果把街道比作一个村庄的静脉,宽阔的街道只是几条主动脉,那么从街道两侧延伸出来,相互环环相扣,或长或短,宽度不一的胡同,就应该相当于这个村庄的微小血管。他们相互依赖,相互支持。他们一起每天为村庄输送必要的阳光、空气和养分,努力让村庄活得更健康、活得更长久。

然而,那些胡同又旧又弱,昏暗又生锈,像是一件件穿旧衣服。有时候我会想,既然胡同作为家乡村庄的血脉而存在,从古至今,它甚至已经走进了你我乃至所有人的灵魂,那么胡同会给我们留下什么,会以什么样的生命形式结束它的生命?

现在,我正站在窗前,透过高大住宅楼顶楼巨大而明亮的玻璃向远处望去。不远处有一片迷蒙,几个屋顶若隐若现,如仙境般缥缈,又像漂浮的岛屿悬在空中。我看向老城区的方向,却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我相信,当阳光明媚或者月光明朗的时候,胡同会一条条浮现出来。

老街上的巷子很窄,只能一个人穿过。它孤独而漫长地站着,倚着高高的南山墙,仿佛永远走不动了。每次走进去,巨大的黑暗和潮湿都会包裹住我的小影子。那时候,我仿佛是一个幽灵。偶尔路过的傻子,口水从嘴里流出来,挥舞着粗壮的手臂,笑着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忘了逃跑,紧贴着墙,一动不动地站着,等着让路。他笑着盯着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走开了。我傻傻地站着,直到他消失在小巷的尽头。

我不止一次做过这个梦,直到我气喘吁吁地醒来。那个傻瓜曾经是我的邻居,前几天我偶尔看到他。他还是衣衫褴褛,嘴里还流着口水,脸上还挂着傻乎乎的笑容。唯一的变化就是头花花白了,满脸皱纹,疲惫不堪。他真的从来没有欺负过我,但是我的傻哥哥总是让我害怕,即使他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老街上的老巷子,是无法被它的老去掩盖的:每一块砖都有坑坑洼洼,就像老人饱经风霜的额头,布满了岁月堆积的皱纹。砖面的蓝色,曾经引以为傲的窑火高温烘烤,如今变得灰暗、混沌、潮湿,下面几层泛着碱花,上面几层墙皮不断被侵蚀。整面墙都倾斜了。也许用不了多久,这堵墙就会倒塌。几十年后,变得如此不堪,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我变得足够强壮,胡同会变老,就像那些拄着拐杖的老人一样。现在,我可以张开双臂同时触摸它的两面墙壁,不需要完全伸直手臂。我还可以伸出手爬一段墙,探索北墙的四合院。但现在我对墙内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一墙之隔的老房子已经荒废多年。

它已经离开我的视线很久了!

安静属于这里的弄堂,而喧闹也属于这里的弄堂。鸡叫,狗叫,三两个孩子打架,几个妈妈的笑声都会从胡同口传来,其间似乎有婴儿的哭声,但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那么温暖!有时是温暖,婚礼锣鼓,新年鞭炮,偶尔邻居之间的冲突。这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像一瓮河水慢慢沉淀,逐渐澄清。时间把过去永远珍藏在小巷里。比如我的老照片在黄色的岁月里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太阳升起来了,按着芦苇公鸡每天准时站在老李家的矮墙上;杆子的吱吱扭扭,声音传入耳朵,一路穿过小巷,只留下两个小水点从桶里洒在地上;厨房烟囱冒出的乳白色烟雾从一户人家的屋顶冒了出来,在阳光下袅袅上升,伴随着阵阵稻香在巷子里散去;孩子们兴高采烈地从家里跑出来,戴着红围巾,叽叽喳喳,三五成群地说着话;男人、泥瓦匠、木匠,牵着家伙,大声打着招呼,走出院子;女人们,开始在院子里夹芦苇编草席……

生活的脚步依旧在巷子里慢慢地走着,穿过喧嚣,巷子里少了许多,多了许多。

在青砖巷子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两个相对的门,大小、高度、材质甚至风格都一样。城墙与城门和外山墙相连,山墙错落有致,有点像正在扩大的长城破口。一两棵果树不小心把粉色和白色的花从垛口放了出来,有些树很高,树顶甚至超过了高高的屋顶。

这是村里最长的巷子,也是去表哥家的必经之路。

有一次,我跟着表哥去他玩伴家看几天前刚出生的兔子。进了巷子底,推开里面的一扇木门。宽敞的院子里,石榴树开着耀眼的红花,桃树已经结出了小毛桃。墙上有几条沟和洋葱,洋葱上还连着几个菜。在西北角的兔子屋里,一窝无毛的兔子依偎在大兔子身边,但它们还没有睁开眼睛。一只母鸡正从窝里出来。

我表哥住在村子的南边。每次去他家,都要经过最长的巷子。每次我不得不踮着脚,我不得不保持低调。别让巷子里的狗找到我。要走出那条长长的巷子,需要连续穿两个院子,还要提防一对使劲拍打翅膀的白鹅,大声喊“鹅”,低着脖子低着嘴猛啄追。

每天,我用我的嫩草喂表哥的小兔子给他的玩伴。小白兔毛茸茸的,长着两只长长的耳朵和一双像红宝石一样漂亮的大眼睛。后来长大了,他们互相跺脚,互相追逐。后来,他们还生了小兔子。表哥给了我两只漂亮的白兔!

每次去表哥家,我都选择走街串巷,而不是钻进胡同,虽然绕道也是如此。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村北的街道和村南的街道不是建在一条线上。从村北到村南,我要走进a “5”。如果有急事,比如去表哥家有事,奶奶赶时间,我就钻巷子,距离和时间会缩短一半,而且这些事情往往是天黑的时候做的。漆黑的小巷,悸动的心跳,咚咚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渴望深与浅,直到看到眼前昏暗的胡同口,我才在意门外的狗叫声,于是松了一口气,像逃窜一样跑了几步,也没忘记回头看看胡同口。因为我忘不了关于夜晚的故事,巷子里总有一个穿白衣的人。

如果你跟着一个成年人去参观一所房子,你会感觉完全不同。无辜的月光从屋檐和墙壁倾泻而下,弄堂半明半暗,有一种清新的味道。我认真地看着路过的每一个院门。有木板、树枝或向日葵杆。有些门很熟悉,有些门不熟悉。推开虚掩的门,院子里高大的树木,长满了蔬菜,被月光写成童话,充满了诗意。

一路东拐西拐,从这条胡同穿出,再拐进那条胡同。胡同与胡同相连的岁月有些琐碎,更多的是村民的稳重。独轮车,装满猪食的背篓,手里的镰刀,肩上的铲子,还有依然挺拔的后背,在星辉和晨光的交替中,越来越清晰。

巷子里的砖路铺回去,街上的水泥路面铺回去。路边和巷子口的路灯是我成年后加的。巷子的背景在不断变化,连记忆都已经有些模糊。但那些有童年的夜晚,在小巷里保持着最后的纯洁,就像孩子天真无邪的眼睛,月亮照在你身上,星星朝你眨眼睛。我很容易在巷子里找到北斗七星。也许,夜空中的星星乐于看每一条小巷,乐于辨认每一个走在小巷里的孩子,其中就有我。

水乡的胡同越来越小越来越短,人们亲切地称之为“过道”。“过道”似乎有一层借势的意思“借势的方式”。水乡的土地一直供不应求,很多人沿河建房。小方有高台,房屋低矮密集。每一个水乡都是一个独立的岛屿,村民外出靠渔船。村里基本没有牛马和配套的大车。“过道”自然没有表哥家所在的平原胡同那么直、方、深、长,也比不上帝都北京的胡同,更像是胡同的微缩版。

水村的主要街道不多,由于南、北的原因较少,都是向北倾斜,自然伸展,因为大部分都是随着村庄的扩大埋一些浅壕形成的,自然会保留这些壕河的历史走向,街道的弯曲是必然的, 但街道两侧延伸的“过道”依然笔直在走廊尽头,时而迎来一座庭院,时而被护城河拦住,夏天荷花绿,秋天芦苇黄。 水很安静,很清爽。

水乡的庭院不是很大,织席卷芦苇,往往因地制宜,选择宽敞的地方,经常看到男男女女扛着芦苇,捧着芦苇和眉毛冲过“过道”。见面的话,寒暄之间会横着过去,有时候会有三两出戏,一两个笑话和责骂/[/。

如果你能飞越水村,你会惊讶地发现水村就像一棵站在白洋淀上的枝叶繁茂的大树。水村的街道就像一棵大树的树干,每条小巷都像一根从树干延伸出来的树枝。巷子里的每一户人家都是建在那些树枝上的鸟巢。窝里的鸟,各种各样,都有孩子在窝里,努力管理自己的生活。这棵大树还在生长,开花,结果。

年复一年,大树想变成森林,邻村逐渐变成新城。近年来,水乡不断向外扩张,挖泥垫土,频繁建房。新建筑从水村周围的地面上拔地而起,在村庄外形成了一个新的村庄“ ”。“新村”规划得很好,高楼林立,街道宽阔笔直,与城市社区非常相似。乡村道路延伸到水域,连接着水乡和外界。“水中孤岛”不再美丽,家家户户的渔船也逐渐搁置。汽车唱着胜利的歌,驶进历史上被困了几千年的“孤岛”停在主树枝形状

胡同和街道仿佛隔着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就像天河两岸的牛郎织女,默默地对视着,心情再也无法平静。时间似乎在变老,试图去思考这个巨大的变化。

从街道到小巷,仍然只有几步之遥。

胡同还是又短又窄,但是胡同里的婴儿车一个个被推出去,沿着街道漂走,进入“新村”的厂房,在那里安顿下来。

A “过道”被拆除,与“过道”两侧的房屋一起,开辟了一条宽阔崭新的大道与主街相通。据说第二条和第三条……马上就要拆了

“大树”变了。我还在想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我敢肯定,这棵“大树”的部分枝干注定会消失。这棵大树需要更多的树干。

在城市“发展”的旗帜指引下,暂时被浓雾覆盖的老城区胡同还能存在多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