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河套 ,创作者: 任玉梅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们村前面有一个老河套。河水不宽,水流不急不缓。

像所有山里的孩子一样,野性是我们的天性,这条河成了我们童年狂野奔跑的天堂。一潜下去,水纷纷扬扬,半天才从河对岸钻出一个小脑袋。我们开怀大笑。与其尝试自己的绝活,不如在齐腰深的水中搏击。我们的小伙伴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要投入激烈的战斗,抱狗飞机,游过海洋(也就是仰泳),闷死孩子(也就是憋气蹲在水下)。我会仰泳,一个人可以长时间躺在水里不下沉。阿贵的力量在于她能在水中屏住呼吸最长的时间。每次她做这个动作,我们都会给她数一数,继续数!最长的时间是数到一百。当然,自由驰骋的机会并不多。大人禁止我们在河里胡乱洗澡。村里有人被河水淹死了。大人总会吓唬我们说河里有死傻子,小心抓到你。我们不在乎。我们对成年人说的话充耳不闻。总有办法避开大人的关注和控制。

老河套一般水不深,水流不急。河两岸用两根松木杆搭起来的桥没什么用,来回经过的人可以卷起裤脚。但是,下雨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这条河几乎与木桥平齐。河水翻浪急旋而下,变成了一条波浪很宽的大河。我曾经有过一次冒险,但多年后,我仍然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我们村小,要走三里路才能到邻村的大队学校。有一次,我放学回来,正赶上大雨的高潮。当我惊恐地从桥上走回来时,我更害怕摇晃我的腿。我几步就走到了桥的另一端。此刻天已经黑了,我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幸运的是,我的眼睛很快,我用双手拉了两根松桥杆。这时,我的草帽掉进了河里。我赶紧用一只手抓住它,把帽檐含在嘴里,然后用双手托住桥。落地的时候,我嘴里还叼着草帽,朋友们抱着我,又哭又笑。

那时,放学后我们不得不帮助家人。每个家庭都养猪。我们的家务主要是为猪收集蔬菜。河两岸野菜茂盛,当然是挑猪菜的最佳去处。我们提着篮子顺流而下,河水清澈见底。我们不时能看到小鱼小虾像我们一样在水里游来游去。我们经常控制不住自己。在篮子装满之前,我们跳进河里抓鱼和摸虾。河的两岸都是一簇簇的柳树,河底下的每一个树桩都是小鱼的家,所以我们用篮子抓鱼。那时,我知道河里的鱼有很多种:柳根鱼、丁子鱼、老头鱼、鲫鱼瓜子、白漂鱼、泥鳅。最漂亮的鱼是柳根鱼,背部深灰色,胸部银白色。捡起来,它可能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它眨着眼睛看我们。事实上,它变成了我们晚上餐桌上美味的鱼露。当时的时光真的很幸福。

有时候我经常坐在河边发呆。这条河从北向南流淌,村子夹在两座山之间。只是它自由奔放,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春天更是堕落。这条河没有脚,但它可以流得很远,我有两只脚,但我不能离开我脚下的土地。山里的孩子向往山外的世界,但我们并不自由。我凝视着流淌的河流。也许它能把我的心带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小时候经常好奇地问父亲:这条河是从哪里来的,又是从哪里流出来的?我父亲告诉我,它收集了上游三个村庄的水流,然后一路向南,最后流到很远的辉发河,再从辉发河流到很远的松花江……。我想起了辉发河和松花江,那是我一直向往的河流。后来,我走出了旧河套和大山。我上中学的时候,考上了镇中学。学校旁边就是小时候向往的惠发河。比我们家乡的老河套宽多了,河水湍急多了。这让我很欣赏华丽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离开了老河套河、回发河,亲自游览了美丽的松花江,歌词里唱了很久,见证了它奔流不息,流向越来越远的地方。当我离开家乡的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这辈子我只是一个过客,早已在河对岸被时间撼动。

当我回到家乡时,我总是觉得自己像个陌生人。没有老河套,镇上最大的水库就建在它上游的两座山之间。只有一条几乎干涸的小河,从水库的闸门下浅浅地流过。河水浑浊,看不到昔日的小鱼小虾,以及两岸茂密的杂草野花。海峡两岸的庄稼又高又密,更深了我的哀叹。昨天的甜蜜,悲伤,留恋都会随波逐流。我的生活只是其中的一段。我知道我的家乡离我越来越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