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小麦 |发布人: 蓝野静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想起小麦,想起家乡的小麦:小麦生长在家乡的麦田里。在我的家乡,小麦生长在月光下。小麦生长在父母在家乡的艰苦和沉重中。小麦生长在小麦自己生命的记忆中。……

非常,也可以说是一直以来,非常有准备,努力……想起小麦,想起在家乡的那两年,那些小麦来了。无论从哪个角度,哪个方向,哪个区域,哪个位置,哪个形状,哪个体积,哪个味道,哪个颜色,哪个声音……和哪个感觉,去感受和思考:它是一种无限的美,还是无限的美。

沿着老一套的思路和想法,一开始我特别喜欢小麦。真的,特别特别,特别是家乡的小麦!那时,在我的家乡,小麦不仅是主食之一,也给我带来了很多小时候的快乐和喜悦。

我的家乡在重庆的东部。除了具体、准确、暴露之外,很明显是一个现在叫长寿区,后来叫长寿县的国家。我的家乡一直出产小麦。我家乡生产的小麦和北方一些地区生产的不同。……北方一些地区生产的小麦叫春小麦,而我家乡生产的小麦叫冬小麦。

老农谚语说:初霜寒,坡上麦豌豆。季节性从10月底到11月初,当年随着红条的出土,小麦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生长,种在外面的土壤里。我记得那是一个公社,一个大队,一个生产队,一个集体。那时候我很小,还在上小学。当时小麦也是主食,所以种小麦的面积不算小,但确实大而广。——除了冬水田,小麦也要种在土里……甚至是路边和田埂上。种植小麦时,生产团队的成员,也就是我们的爷爷奶奶、父母、兄弟姐妹、成年人和长辈……首先用线索拉巢间距和行距。然后,根据画出的距离挖“漂亮”的巢。然后按需放入小麦种子,扔进挖好的漂亮窝里。按需扔掉,扔掉后盖上被小粪便打湿的草木灰。

湿粪后的草木灰是黑色的,有的又湿又重。很容易端庄成一坨,一团,一个整体,这样就可以散开,盖进窝里。灰烬中总有一股强烈刺鼻的小粪便和尿液的味道。闻起来像碳酸氢铵。听说一次性盖上的草木灰是:一是可以疏松透气。首先,它能给小麦充足的肥料营养过冬。同时还可以减少村庄附近的鸟类、山鼠、鸭子、鹅、鸡(主要是家养的鸡)。那时候我的家乡野鸡很少,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对窝里种的小麦种子的危害。那时,我们的孩子经常喜欢看大人扔掉草木灰。看着大人扔掉草木灰也是一种享受。他们提着篮子,提着篮子,熟练地、快速地、随机地、均匀地提着篮子……,就好像他们还“怕重的东西”那个动作、行为,但是那个动作和行为看起来像“花”,或者“给士兵播种豆子”。有时候,我们的孩子会从大人那里拿走草木灰,然后学着玩它。看似容易,实则难。结果是:那些该死的草木灰一落到我们手里,他们根本不听我们的。笨手笨脚的我们,很不平,不平,不平,里外远近……,几乎把草木灰扔在麦窝外面,喂“ ”裸土…/[//。

初冬。小麦种子有需求,很快就会被扔掉。大地和空气溶解后,雨露滋润,日月丰盈,阳光普照,土壤肥料营养丰富……,从草木灰中出来“。或者绿色的“针刺”。真像袁宏道在《满静游记》里说的:“麦田浅而短”。从远处看,它像一个巢,一个球,一排,一排,和一个柔软的,流动的绿色薄雾。近看,真的像一个一个,一排一排,一排一排,整齐而青翠的针尖。早上上学的路上,我经常爱:看和听……那些刚从草木灰里钻出来的“和”。或者说,绿“针刺”麦苗陷入了沉思,惊呆了,傻了。针尖上,不时有一顶帽子,一颗晶莹的露珠。像宝石,珍珠,星星,眼睛,微笑和眨眼。当太阳出来的时候,就更加可爱了。简直就是童话,诗意的境界。就这样的状态停了下来,经常忘记上学的时间和自己……

淋一两次粪肥后,冬小麦长到四五寸左右的高度,开始冬眠,不喜欢生长。每天看,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到了冬末,更是如此。那时候我们家孩子经常去麦田里玩,主要是我们老家方言里叫“鹅讨厌草”的那种猪草。其实猪草的种类不多,因为玩猪草的孩子太多了。在一个地方,每天打猪草的人有很多次旅行。因为麦苗不高,麦田里没有孩子玩耍。但是春天过后,渐渐地,麦苗开始从冬天的绿色变成绿色和绿色。开始完全不同了。几乎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刻都是一样的。很快,关节高于膝盖。那时,从远处看,整个地球就像一望无际的绿色麦苗海。当春风吹起,麦苗在风中摇摆,在风中起舞,在风中低语……,来来回回,东、西、北、南……,一个个重复着绿色的麦浪。有温柔湛蓝的天空,漂浮的白云,春风,温暖柔和的阳光……,有千姿百态的溪流和泉水,五彩缤纷的蝴蝶,鸟语花香,相互协调,相互配合,相互辉映…/。

那时的麦田比冬天有趣得多。我们的孩子一边在麦田里打猪打草,一边玩抓狗、躲猫(捉迷藏)、打麦田的游戏。他们经常践踏受损的麦苗,被成年人严厉责骂,甚至殴打“ ”。但是我们仍然喜欢在麦田里玩耍和玩耍“ ”。

赶上清明谷雨时节。麦苗开始抽穗发芽。然后,由温暖和温暖,轻微的春风,灿烂的阳光,盛开,灌浆,孕育,丰满……成熟。花开的时候,麦穗上覆盖着一个“ ”一个“ ”有针尖或蚂蚁卵大小的白色颗粒和粉末。那就是麦穗的所谓花“ ”。有时候,会有小小的嘴巴张开!如果你不仔细看,你就看不见它。那时候我们调皮的孩子经常捏麦穗偷偷放在其他孩子的裤子里“恶作剧”。麦穗在裤子里。随着孩子们的活动,他们会沿着裤子往上爬。……有时候他们要爬到胯部和胯部,这让孩子很不舒服。那时候,恶作剧的人最开心,最开心,最开心。当然,这样的恶作剧有时候难免会引来孩子之间的侮辱、打架、斗殴……甚至更调皮、更大胆的男生,他们大胆地把这样的麦穗偷偷塞进老师的裤子里!如果她没有被抓住,如果她发现了,她就是幸运的。一旦被老师抓到或者被老师检查出来,宝宝就惨了。用现在的土话来说,燕姿说:那个狗娘养的种了水“ ”深一点……

4月底,小麦开始慢慢变黄。现在是五月……

五月是夏天的开始。也是小麦完全成熟收获的季节。英格丽德舞。阳光灿烂。晴朗的天空。又蓝又深。很远。金黄的小麦卷过成熟的麦浪。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家乡的小麦完全成熟了。白居易诗中说:“一家人在月中不太忙,五月人更是忙了一倍。晚上南风起,小麦被黄龙”覆盖。5月,天空、土地、丛林……无垠的纸张也真实地书写和描画,远方来的杜鹃鸟……反复绝望地催促:爷爷奶奶,割麦子插禾;爷爷奶奶,割麦子种粮食!小麦收获的季节也是我们的孩子最快乐、幸福、快乐、有趣的季节之一。这也是我们最期待的季节之一。到时候我们可以用生产队生产的小麦,推磨灰面烤麦饼,快速切面,拉鸡脑饼拌粥,青豆一起煮……或者拌粉条。条件好的时候,把面团揉一揉,让他们变笨。吃麦饼的时候,我们的孩子经常吃、拍、跳、唱麦饼的童谣:哑巴、哑巴、炸麦饼。麦麸好吃,撬点豆子。豆类食物很臭。嫁给我叔叔。我叔叔不尊重她,拉了一根头发把她吊起来。……那个季节的五月真的很像白居易说的“人在五月忙了一倍”。真的可以说是一年中最忙的季节:割麦种粮。同时,还需要割油菜籽,淋玉米粪……进行施肥。那个季节的五月是五月。可能,我觉得:第一,天气又红又热,再加上政治原因,一切都是“红”。政府、政府机构、学校/

为了农忙,为了大战“红五月”学校每年那个时候都要休一周农忙假,有时会越来越长。——让我们的孩子也回家参加集体劳动。我们孩子的工作主要是捡麦穗。捡起来后,按照生产队的规定,必须拿到生产队称体重,然后拿到工作分。我记得当时是一斤小麦,得了两个工分。但还是有一些“自私”的孩子,在大人的“教育”的帮助下,嫌弃工作点少,不划算(是真的),偷偷把摘下来的麦穗带回家,而不是在生产队称重。有的甚至偷偷藏了很多没收的麦穗,收完后再偷偷带回家。甚至还有少数人没有饭吃,却有很大的勇气去偷麦子割回家。被抓,或者被绑起来挂起来“杜尔富水”。然后,被民兵绑起来,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和一块石头。全大队“游街”……等等。总之,他们都“穷/[/K13。当时我也是最典型的“自私”的孩子之一。

捡麦穗是如此的快乐和有趣。那是捡麦穗的地方。抢麦穗简直是疯了。生产队的干部规定,在麦穗收割完之前,不允许孩子们去地里干活。规则只是规则,只是空话。大人还没开始收,孩子早就虎视眈眈,盯着地里的麦穗,准备百米冲刺。有的时候,一片地里的麦穗还没收到一小部分,甚至还没开始收割,孩子们就砰的一声冲进地里,冲上去“捡起”麦穗。与其说捡,不如说抢麦穗。大家争先恐后,十步半步跑,光着脚往前走,拼命往前冲。趁大人们不注意,冲向秸秆林(割麦穗时,割了大量麦穗,紧紧地绑在土里,以便晒干),直接抽了大量的秸秆。那些有自己孩子参与捡拾并为之奔波的成年人,往往会这样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个别成年人也会主动参与,帮孩子捡抢。有时候生产队的干部看到了,会乱骂我们。有时候,拿着钻杆、竹签,或者泥、石头……,像追鸡鸭猪狗一样,他们来到田间疯狂地追我们,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我们。那时候的每一次,我们的孩子又爆炸了,他们飞快地逃跑,让他们像追风一样,什么也追不到。当他们离开时,我们砰的一声又下去了。/[/k18/但是,在捡麦穗的动作中,我是一种反应慢、动作落后的人,经常被妈妈骂成“大慢瘫”。虽然我被妈妈骂了很多次所以“严重瘫痪”,但是在孩子被追的时候,我还是挺幸运的,虽然我“慢慢”和“瘫痪了” ……哈哈,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况,就像昨天一样,大家还是很开心很开心的!

捡麦穗。也有一些开心、快乐、有趣的事情,就是可以亲密无间,亲近土地、大地和自然。第一天捡麦穗后,田很多,第二天和第三天……很多人经常反复捡。用我家乡的话说,叫麦穗清。像那样清晰的麦穗完全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庭。像那样清晰的麦穗,一次又一次,田间被遗忘的麦穗没有第一次那么多,当然也没有第一次捡拾时那么紧张和紧张。我们在捡麦穗用的那种大扫除,完全光着脚,漫不经心地走在田里。我很长时间看不到一粒小麦。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停下来玩:……或者在田野里抓青蛙。抓到它后,用一根空吸管插入它的胯部。把吸管放在嘴里,你可以用空气吹起它的肚子。它白色的肚子比小鼓更大、更高、更圆。当我吹它的时候,它痛苦地呱呱叫,痛苦地尖叫。或者只是抓住黑绒、黄绒、毛毛虫放入水中,看着它转圈。或者用树枝和水来挖灌田里的山老鼠和田埂上的洞。那种山老鼠,可能就是书上说的,现在在电视动画里看到的,那种叫鼹鼠的东西。我们挖灌的山老鼠不大。尖而长的嘴。细腿。爬山和跑步并不令人不快。爬山跑步的时候还会发出唧唧声,也是又细又嫩。不要跑,呆在一个地方,就像一个毛茸茸的,软软的,灰黑色的肉球。偶尔也有不知道怎么死的山老鼠。它死在田野里,全身都是蚂蚁。有时候在土里能看到蛇,或者是蛇的壳“衣服”,像长长的彩带一样挂在麦堆上……在田里高高的杂草上。看到蛇的衣服,我有点害怕。我听说蛇通常在衣服附近。我在捡麦穗的时候,我们经常爱去未割的麦林,在老家找一只叫“偷香”的小身子鸟,一个挂在麦秸上的鸟窝,鸟窝里的蛋来了直接生吃,包括蛋壳。那个鸟巢也编织得很漂亮:一个小小的进出洞。嘴和脖子比较细长,下部大,呈椭圆形。它看起来像是草织成的草割,或者是草织成的倒巨大逗号,或者是蝌蚪……或者是挂在麦秸上的海螺

那个农忙季节。每年都有不少城里的高中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我们的生产队,帮助我们的贫困中农割麦、收麦、摘麦、栽苗……接受贫困中农的再教育。那种“再教育”,我们初中的时候,我们高中的大哥哥大姐姐也是这样去生产队的。当时从市里到我们制作组接受“再教育”的,有很多文静、温柔、戴近视眼镜、长相精致的女生男生。少数人还戴着时髦的墨镜……。他们的穿着和长相让我们农村人羡慕又感到兴奋。他们很有文化,能唱得很好。我们从未听过他们唱的歌。听起来非常非常好。

……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当时的感觉相当非常好。首先,他们唱得非常非常好听。首先,他们长得好看,穿着得体。“石”在恋人眼里感觉挺好的。我经常听到他们唱歌:——“山里只有藤蔓缠绕着树,但世界上没有树缠绕着藤蔓。如果绿色的藤蔓不缠绕树木,它们会浪费一个又一个春天。……”“嘿…什么水面打架斗殴?嘿,结束了!什么高楼在水上升起?嘿,结束了!什么水撑阳伞,什么水撑光头?嘿……”“妈妈的眼泪就像水滴,洒在她的心上。她话多,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流着泪给母亲打电话。我妈说,二十六年前,她长大了,才知道他们在电影《刘姐姐与红湖红卫兵》里唱歌。也听他们说过一两句话,经常喜欢学他们那样哼哼:我妈说,二十六年前,数了九个寒冬北风,蓬巴天,丧了良心,霸占田地,强占厕所……洪湖水,韩颖坐在尿壶上。我从来没有把它当回事,为了无聊,为了好玩,为了好玩:也许从那以后,我想喜欢边走边哼歌。

要收割小麦,我们必须同时打它。小麦收割时,一边打……一边堆放在村外的石坝上。刚开始的时候,一般是由队里的老人或者劳动力比较差的人,一个一个的进行,一个一个的放在自己家拿出来的长板凳上,或者放在队里的石磙上。小麦从土壤中回收后,几乎所有人都来参加。同时,也是为了抢工作分。每天,我们都要战斗到深夜。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农活。事实上,农村地区的农活一点也不容易。它正在杀死所有人。老话说得好,条条蛇都会咬人。只是家乡的农民别无选择,只能习惯。他说,就像著名作家李汉荣描写他的父亲和一些人在水库工地推着沉重的手推车,冒着风雪一样。原文记不清了。似乎是这样的:劳动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从来没有什么幸福可说……

把小麦打出来。然后是太阳。翻麦相对容易。那时候一般是中午太阳最恶毒,气温最恶毒的时候。有时候,我们的孩子会跟着大人在晒过太阳的麦田里玩耍。我们学着大人的样子,光着脚,在麦摊上走来走去。用脚踢出一个、一个、一个……小麦谷。这种来回踢,方便了未暴晒的小麦翻身,全面加快了所有小麦的烘干速度。我们跟在大人的屁股后面,头顶烈日,滚滚热浪,脚上热麦……。脸被太阳晒红了,红得像喝醉了酒,比关老爷的脸还红!滚烫的小麦直接和我们光脚接触交谈,有一种说不出的滚烫感:说舒服,说不舒服,说也不舒服。反正我也描述不出来。而小麦,一粒一粒,一点一滴,一颗一颗,一颗一颗,一颗一颗,一颗一颗一颗,晒出来的小麦的脆香似乎又热又烫。它是圆的,圆的,鼓鼓的,鼓鼓的,金黄色的,透明的,透明的……!

五月之后。这是小麦的六月。6月,小麦开始大量流动,大量公粮进入公社粮站粮仓。那时我们的孩子没事就爱往粮库跑,在收麦子的粮仓里玩耍。当你去的时候,你是一大群人。我们“别有用心”,“别有用心”粮仓里的麦子在山中追逐、爬行、打滚……真正的目的是利用收购麦粒的机会然后出来,把晒干的“擀好的”麦子放在一起,拿到街上换李子、桃子和杏子…”在早期,每张唱片都获得了很多。然而,他们被工作人员发现了,有些人被当场抓住并告诉了学校。因为我们是孩子,所以我们什么也没做。我们批评教育了一段时间,即使是……,那我们也不会去。

……唉,我老家都不种小麦了,地里的小麦都看不见了。就连田野、树木、房屋……都被日益城市化的工厂、公路、铁路所侵蚀、占据和取代……家乡的小麦,连同家乡过去的许多记忆,只能在日益遥远而美好的过去,成为历史中一道风景优美的记忆。每次回到家乡或者城市里的家,特别爱去……深入思考,怀念……路过家乡的那些日子。以小麦为中心,以点为点,以起点为点,以开始的样子为点,然后回想,怀念小麦之外的样子。回想一下,以小麦自己的方式怀念。……最后,我们回到小麦的起源:

——小麦的感觉总是和小麦本身的感觉一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