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历史尘埃中的中秋节 ,作家: 王红梅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是一种情结,或疏离,或亲近。书展不如漏书。怀念山,怀念水,怀念植物,怀念鸟儿,怀念老院,怀念老院中的月亮,怀念历史的旧痕。在树影之间,中秋的月光缓缓落入我的心顶。

记得有个作家说过,生活是慢慢循环的,活得越多,越简单,想要的越少,内心越简单。一件简单的家具,或者一根插在瓶子里的干树枝,都可以放在一个令人愉悦的位置。最好的结局是回到花园。

当你写中秋节的时候,你一定会写你的家乡。没有什么记忆比童年更美好,比如酒和老年。

家乡,位于赤峰市宁城县,是一个风景秀丽、民风淳朴的小镇。当时曾因宁城老窖而闻名北方乃至全国。我的家乡,那个村子,离县城不到三公里。家家户户都盖着青砖红瓦,大院广大。8月15日,家家户户都大丰收,金灿灿的,绿油油的,蛐蛐的叫声此起彼伏。在我的家乡,中秋节被称为“八月节”而不是中秋节。你会吃到美味的饺子和圆圆的月饼。节日就像六七十年代的老照片一样简单,黑白分明。

在我的家乡,中秋节没有登高祭祀月神的习俗。摸着这个习俗,有了微信后在朋友圈仔细研究切好的西瓜图片,很有意思。乍一看,我不知道这是祭祀月亮,但我被认为是一个巧妙的西瓜雕刻。直到看到几个人同时送出,我才意识到这是对月球的盛大祭祀。

上高中之前,我在家乡度过了中秋节。月饼,无论是包装还是内容,都不如现在精美,但比现在的月饼更大更纯。它们像宣纸一样用厚纸包着,里面有五十个又圆又大的月饼,在孩子眼里是“色和味”或者叫“美食/[///。现在回想起来,仍有满满的五仁香萦绕在唇齿间。

有朋友说,过去的美好,不是因为物质或精神条件,而是因为青春。所以,是有原因的。毕竟,岁月就像水的湍流一样激进。走了就走了,留下的是斑驳的记忆。因为,我们回不去童年,回不去童年的故乡。

翻开日记,少年对时光的记忆依然记忆犹新。十八岁之前,我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男孩。我有一个梦想,一颗苍老的心,喜欢黑、白、灰,还有一个倔强的性格。那时对节日的渴望远不如对远方的渴望。被限制在一个小世界里,我总是幻想着遥远的月亮。当时不知道蒙古人和“八月节”—之间有传说

故事说,元朝末年,汉人受不了蒙古人的残暴统治,朱元璋声讨元朝。然而,元军被严密控制,叛军无法传递消息。中秋将至,刘伯温做了贡献,在中秋的蛋糕兑换中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八月十五杀鞑靼”。在一些版本中,纸条““满月杀鞑靼人””被藏在月饼里,分发给其他人。他们都同意在8月15日造反,大家一起杀了蒙古人。

我无法证实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传说这个节日有血腥的色彩。翻看资料,有些地区的蒙古人吃月饼,但有些地区的蒙古人几乎过不了中秋节。有人说,这些8月15日杀鞑靼人“的故事”在历史上是不被相信的,因为元末在弥勒白莲教的策动下,农民起义开始了,地方豪强争霸。经过十几年的激战,袁政府被推翻了。如今,通过各种类型的故事讲述的元朝滥用政府,有明显的描绘民族冲突的痕迹。也有人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历史是痛苦的

好在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

我不记得我家乡的蒙古人什么时候开始吃月饼了。我只记得当时的天空格外的蓝。在宁城老窖工作的阿爸,会请一天假。如果单位效益好,他会用工厂的车带点米、面、油或者酒回来。阿爸经常满载而归。那个时代的农村,打工农民的家庭让村民羡慕不已。中午,奶奶会做几道菜,准备一些酒或啤酒庆祝——。当时家里不缺酒。在那一天,我们可能会打破玉米和收获向日葵。天快黑的时候,我和弟弟妹妹带着圆圆的月亮走回家,唱歌或者聊天。乡村安静凉爽,偶尔有几只狗在叫,那么清晰;路边有蟋蟀,仿佛在为回家的人勇敢。一路上,月光皎洁清爽。从远处,你可以看到县城的灯光。

县城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我一直以为就算不上学,最后也会去县城当老师。理想,简单,励志,曾经被亲戚传为笑话。因为我有一个在县城工作,住在县城郊区的ABBA,所以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城里人。

很多年后,我习惯了在大城市看烟花,看轻轨,看咖啡,看霓虹,终于确定自己是村民。然后我想,没什么不好。有多少城里人梦想拥有一个庄园去种地,砍柴,喂马?这是一个安静的住所,一个不设防的领域,对于在城市出生的女儿来说,有着丰富的想象力。

在这样美丽的月光下,我一年一年长大,挥霍着乡村的寂静和安定。我的梦想很遥远。每个从家乡出来的人,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乡土情结,无论他当时多么痛恨这片土地。我也是。

我一直认为这个县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地方。后来,我真的来到了距离家乡1200公里的西部。我没有去北京,去了上海,甚至在国内二线城市匆匆停留。

王先生家在牧区是蒙古族,但过中秋节。王先生家乡的蒙古人从不庆祝中秋节。历史的旧伤,在一些地区,依然伤痕累累,这是沉重的。

是一种信仰,或者说,出于某种习惯,无可厚非。

中秋节的印记停留在被磨平的岁月深处。像一个拾荒的女人,我仍然走在城市宽阔的街道上。风轻轻吹,月色飘,影斜,水清浅。无论童年还是月光,无论历史还是现实,都是从身体里一点一点剥离出来的。前方,月光皎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