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君的快乐与唐婉的悲伤 |撰稿: 林曦渺渺 [文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天下之男子善变也?比如司马相如、杜子美、苏子展或者陆放翁?也不是。自古以来,才子爱美,何况是品行端庄、容貌美丽贤惠的大家闺秀?俗话说,知己难寻。如果我们遇到他们,有才华的人会渴望看到他们的美丽。或者请抚琴者唱诗,作为一种考验,是否知己。司马相如以《秋凤黄》赢得文君的赞赏,两人一见如故。后者随之私奔,这也是古代一个著名的故事,打破了封建主义的枷锁,也是自由的追求者。第一次见到司马相如的文君被认为是一个幸运的人,因为他能和谐地唱歌。而男方喜新厌旧之心与古代三妻四妾之道相通,传统道德礼仪无法熄灭。抛开这个礼节,夫妻作为客人是互相尊重的,友谊深厚,不应该有二心。就像文君听说相如想娶茂陵女子一样,他心里又气又无奈,但他相信友谊的重要性。都要求一首《白头吟》放手,悔恨过去,用事言志,让相如悬崖勒马,羞难自如。由此也可以看出,文君在做事方面是有天赋和明智的。文君忠贞勇敢,她没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仇恨,也没有霍小玉的拒绝。但是,有一种用心去呵护自己的心,去爱自己的心,无心随波逐流。至此,可见文君重情堪比泰山,薄情如羽。但是,无论泰山还是鸿毛,男人纳妾都可以看作是家常便饭,但那只是文君对相如特殊的爱和深深的爱。怎么能因为别人的介入或者老公的冷酷无情,就把老公的爱和爱当成粪土?文君的深厚感情不能浪费。所以,以其铿锵的话语和心中的怨念,探究是否与它相符合,是否强于金鉴。朋友很难找到,或者司马相如也有同感。茂陵女人怎么能和文君比?青楼少女,在文人才子眼里,还是只是逢场作戏。文君的心就像赢了一样,他也珍惜文君的才华,所以他不如文君的真情和渴望。在这一点上,我感觉司马相如和文君比凤凰要好。他们形影不离,被视为真正的朋友。人生相遇,但风云变幻,相知的人总会追随;陌生人都是云烟。因此,文君赢得了人心,忏悔并紧紧跟随。可以说,文君是幸运的。

封建礼法千百年,宋朝的唐宛却不如文君,他的妻子陆放翁被丈夫离异,因婆媳问题回到家乡。但两人感情虽深,却被封建礼教束缚,导致老燕分离。当初唐宛希望放翁的话,到时候有朝一日能复合。然而,封建礼教是不能打破的,司马相如和文君都没有勇气和头脑。究其原因,既有陆的气质,也有唐的气质。陆放翁没有司马相如的勇气,唐宛没有卓文君的忠诚,追求自由没有司马懿和卓的决心。大部分都是被孝道束缚的。与文君对他母亲的孝心相比,这只是超出了限度。但是,君子所要的,除了孝顺之外,都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追求,却不能完全遵循封建礼教,或者因为封建礼教禁锢了自己的双脚,怎么能说自由呢?礼仪,适当从之,但完全从之,无人有言。放翁的胆怯与怯懦导致了唐·的爱恨情仇,“钗头凤&弥陀”;《红色速记》的无奈与退缩,让唐婉绝望,让他走向深渊。唐婉,一个被封建礼法束缚的伤心人。文君,一个被礼仪和法律束缚的幸运儿。

谁说天下男人薄情,却见司马相如遇文君,自古有才之人也慷慨激昂,真情堪比黄金。虽然很难找到红颜知己,但见面总会有陪伴。若为红尘所扰,与卿再读白首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