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通知书上大学 作家: 吴元成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那天早上,我离开了分水岭和泰山庙,刚走到学校附近的老牛坡半坡,突然听到山脚下传来喊叫声。我停下来一看,我五年级的同学都追上来了,到了前面都是气喘吁吁,哭哭啼啼的。我鼻子也酸了,说:老师只是去复习,不是真的走。就算能考上,回来也是你的老师!他们哭着没有离开。我和他们吵了一架:赶紧回班!

当年考点在县城高中。考完试,觉得没机会了,只好打车回老家。同考场的一位老同学说:程远,你一定能考上!我说:你们都认真学了一年,我学了整整一个月。怎么可以?回到分水岭,暑假的时候,没什么事情可做,就跟家里后面的泡娄子山的村民挖鱼鳞坑,准备明年春天种桐树。分数还没出来,通知填志愿。我知道我舅舅的表弟在河南师范大学读书,所以我选择报考学校的时候,自然就把第一志愿写在了河南师范大学(入学后才恢复了河南大学的名字)。我可能还在想那些一旦考上就要做私教教我的学生。

眼看八月底了,还是没有消息。我记得很清楚,8月23日下午,在山坡上挖鱼鳞坑的杨光先叔叔说,分数在广播里播了。他说了一串数字,我就觉得自己完全不玩了。出生在老巴鲁的制作队长王子山说:“我看到你这个猥琐男了,但是拍摄不响,他瞎了。”我难过地回答:“你瞎了,就瞎了。继续修复地球!”正在这时,对面山上有人喊道:吴元成,公社通知你明天去县里领通知书!

当我看到它时,它是我的同事侯金花。我没听清楚,但我觉得不可能。他又喊了一声:叫你明天去县城领录取通知书!

第二天一早,大雨倾盆,道路被切断。我翻山越岭,渡过丹江,一路走到几十公里外的淅川县。天色已晚,雨还在下,道路泥泞。当我走到蛮子营地时,我遇到了一个去县城拿通知的人。我问的时候,他是九冲公社的,一天没吃饭。两人互相鼓励,终于进了县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到了县教育局,负责发通知的人很快就找到了同行的通知,翻了过来,却没有我的。他见我着急,就跑到隔壁一间办公室查底本,过来告诉我:通知下午被你们公社的柴老师拿回来了,你得去公社拿。

第二天早上,我继续步行,中午到达万圣公社高中。柴老师给了我通知,给我煮了一大碗面。吃完饭,风停了雨,我沿着松仓公路走回分水岭。路上又下大雨了,担心通知不好。我脱下布衬衫,包在胳膊窝里。过了一会儿,雨终于停了。走了二三十里路,又累又饿。听到有人叫我,我很无奈。已经辍学的初中同学冯晓蹲在路边的红薯地里。我问他在干什么,他说他也饿了,找了蜗牛来烧吃。我觉得不是,他说:我烧了,好吃!他把骨灰拉进去,开始品尝“美味”。我一脸病容,先走了。这么多年,这种印象一直存在我心里。直到去年我去法国看女儿的时候,第一次尝到了法式晚餐烤蜗牛。勉强吃了几口,差点晕倒。

父母带着通知回家,自然开心。方圆三四个大队,出了第一个大学生!同事和亲戚轮流回家祝贺,父母应该有一个简单的宴会。1982年8月28日,我带着父亲兄弟卖的30元的被子离开了分水岭,用来挖桔梗、姜黄花瓣、沙参。到了八里沟,三叔李摇着小舟,把我从丹江三峡出口送到码头。登上汽船时,三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三美元的钞票:\"带上它,顺便买杯水喝!\"

到河南师范大学所在的开封,不知道怎么选择道路和交通。我只是看了课本上的地图,自己做了决定。我让爸爸陪我坐船去湖北丹江口。在河南码头下了船,走到丹江口火车站,买了一张襄樊到郑州再到开封的火车票。我坐在候车室里,父亲转过身说:“有孩子考上大学了,刚买的票半价!”他把我带到售票窗口,女售票员说,你有学生证吗?有录取通知书!我爸赶紧让我把通知拿出来递过去,其实退了一半票款。

火车终于开始隆隆作响,我透过车窗玻璃看到父亲慢慢走出站台,留给我一个弯弯的背影。跟着大黄狗,它是坐船来的,又叫又追。

寒假回家,大黄狗扑向我。父亲说从丹江口火车站出来后找不到大黄狗,追火车后以为丢了。谁知道,一个多月后,大黄狗又跑回了分水岭。一百多里,山川河流,不知道它是怎么找到丹江口大坝附近的河南码头的,上了船就往回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