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谣 ;写文: 吴桐阳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四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回老家过暑假。

曾祖母当时已经九十多岁了。这几年她的身体越来越差,生过几次大病。每次生病,她的家人其实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她顽强的活了下来。恢复后,她身体虚弱,头脑清醒,头脑混乱。

所以,对曾祖母要10万分小心。她听不清看不清,也不能和我们交流。她只能在祖屋里慢慢地走,只能慢慢地走,有时喃喃自语,仿佛是在和自己絮叨着琐碎的往事。除了照顾好她的衣食住行,时不时的帮帮她,我们也没办法。

暑假回到祖居,家人和同龄人都去外地打工了。姨妈上班后,偌大的老房子看起来空荡荡的,冷冷的,只有曾祖母在颤抖,不停地来回走动。她漫无目的地走着,用心不在焉的眼神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

一天中午,阿姨在书房的桌子上放了一串钥匙,然后就去上班了。曾祖母又拄着拐杖四处走动了。她来到书房的桌子前,拿着钥匙,睁开眼睛看了看。

她拿着钥匙半天,嘴里说着什么,声音微弱得只有她自己能听见。我远远地看着她:我的眼睛混浊而呆滞,我的手臂像木棍一样细,我松弛的皮肤在手背上起皱。——皮肤好薄好脆,下面褐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她突然断断续续地哼唱起来,声音略大。我耸耸耳朵,试着去听。难得的是,我还能听到一两句略完整的话:

咪咪猫,去高窑。

金蹄银爪。

爬上树抓呱呱。

……

这是一首关于猫的童谣,但是为什么曾祖母突然唱了起来?就在这时,我看到她手里的钥匙链上挂着一个猫形挂件。就是这个猫形的挂件,唤醒了她曾经哼唱的童谣,或者童谣引发的沉睡太久的往事回忆!

哼完之后,她还是捏着钥匙走了。我怕她弄丢,就用自己的土话喊:“婆婆,别拿钥匙!”因为音调高,她听得见,所以我就大声对她吼。那声音太突兀了,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慢慢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眼里闪着光。但几分钟后,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的光芒渐渐黯淡。曾祖母慢慢把钥匙放在桌子上,默默地胆怯地走开了。

偏偏姨妈回来看到这一幕。她笑着对我说:“你的声音太像你二姐了(阿姨的二表姐)!语气柔和一点就更好了。”我听着,没说话。

曾祖母两年后终于熬过了寒冬。出殡那天,田野四周哀怨哀怨,望着冰冷灰暗的天空。不知怎么的,童谣又在我脑海里响起。我甚至后悔。为什么要打断外婆难得的灵感?为什么叫“婆婆”的声音不能柔和一点,让她在生命的最后一英里找到更多快乐的回忆?至于她转头看我的时候看到的人是我二姐还是我,我不知道。二姐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我的曾祖母还是头脑清醒的,她记得最清楚。

但是,毕竟我查不出事情的真相,对于那个高叫我也无能为力。大声喊的时候想这么远,很抱歉,也很不安。光影流转,但枯手和猫形钥匙坠却始终不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