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暖腊八粥 ,本文作家: 韦良秀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对于忙碌了三个季节的农民来说,冬天是一个难得的休闲时间。一进入腊月,又会忙起来。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杀猪宰羊,在街上购物。喜庆的气息无处不在。最有意思的是节日“腊八”。腊八既是一年的总结,也是过年的前奏。一年的味道从腊八开始,越来越浓。

小时候经常听老人说:“不要贪恋孩子,腊八之后是年。”每年腊八节,我们全家都可以喝妈妈做的又浓又糯又甜的腊八粥。在我看来,妈妈做的腊八粥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腊八节的第一个晚上,我妈把干果、杂粮、干菜一个个洗了泡,然后捞出来放在洗衣单里晾干。此外,她还准备了葡萄干、冰糖和青红丝。奇怪的是,我们这一天通常睡得很晚,醒得很早。我们透过窗户看到厨房里有光,我们扣好安全带,把棉鞋拉出来。看到我们眼巴巴地看着大锅,妈妈说,这粥,你一定要有耐心,先放什么再放什么可以讲究。说着,她把一些最难吃的干果和杂粮倒进锅里,用小火煮着吃。他们裂开的时候,我妈加了其他几个容易腐烂的干果和杂粮,煮到开花,然后加了干菜,然后从火上减了几分钟,再用文火仔细煮。当锅里冒出的白气伴随着“咕嘟”的节奏声时,浓浓的香味飘散开来,一个个渗透进我们兄妹的几个鼻洞里,鼻洞冻得通红,让我们一遍又一遍的问为什么没离开锅。

在我们的一阵催促下,锅盖打开了,锅里的腊八粥又浓又亮,甜丝丝的香气飘满了院子。妈妈拿起勺子,把热气腾腾的腊八粥舀进准备好的碗里。我们迫不及待地把大牌捧在手里,张嘴吃饭。母亲赶紧制止:“孩子不懂事,还没祭奠祖先。怎么能先吃饭?”我们只好听从妈妈的吩咐,把那几碗香喷喷的腊八粥放在院子中间的上菜桌上。经过简单虔诚的仪式,我们迫不及待地盛了一碗,美滋滋地品尝。那个味道,我现在想想,还流口水。

又一年腊八粥到了,超市里已经摆满了各种口味的腊八粥原料。而腊八粥没有经过妈妈复杂的程序熬出来的,不仅仅是味道的缺失,更是心底那份绵长的母爱,是一种穿透人心的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