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白头 ,作家: 霜剑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有许多关于雪的诗,如毛主席的《沁园春&弥陀》;雪:“北方的景色,千里冰封,千里飘雪……”让人登泰山九天,视野开阔,气势磅礴,气势凶猛。这种雪真的不是几片雪花。读初中的时候读到这个词我很震惊。古诗,如唐代诗人刘长卿的《雪中芙蓉山主:“夕阳离苍山远,寒则寒,白家穷。柴门听到狗叫,晚上风雪回来了。”虽然没有直接描述寒冷夜晚大雪纷飞的情况,但却展现了一个发生在山村雪夜的生动故事,让人难忘。不过我还是很喜欢这一对不知名作者写的和雪有关的对联——。青山不老,但白头;绿水无忧,因为风皱面。

近几天来,广播、电视、手机、报纸、网络上,百年一遇的大雪新闻最热闹、最抢眼。也许是因为城市很久没有下雪了,人们对雪的渴望忍不住从心里跑出来了。晚上,窗外一场大雪如期而至。透过窗户望去,雪花在路灯的倒影中像亿万只白蝴蝶一样翩翩起舞,优雅的姿态甚至在夜空中闪耀……

清晨,透过玻璃窗仰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闪着刺目白光的白雪。一片片屋顶上挂满了巨大的白帆,仿佛是在风中伸展的白帆,激励着航母在茫茫大海上行进。最让人神往的是,一排排或高或低的樟树、冬青、桂花树等常青树,深冬里婀娜多姿的腊梅花、迎春花,一夜之间变得绿白、红白、黄白。叶、枝、花上长出浓密晶莹的白发,色彩斑斓,暗香浮动

仔细想想,人对雪的渴望,对白雪皑皑的景色的憧憬,对一夜情怀的向往,其实都是源于一种内心的感受。青山绿水不老,只有我们的生命和情感老了。时代变了,事情变了,一切都随你的心意而变。敏感的人,疲惫的人总是期待着“里的雪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里上来,吹开万株梨树的花瓣”随着他们对春天的期待,装扮着这不寻常而刻板的一天。难怪古人会写“明月照人”这样的诗句。

希望雪花只白青山头,微风只皱清水脸,明月总映我们幼小的心灵。美丽的春风总是温暖着每一个门楣,纯净的雪花装饰着每年的新年梦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