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寨沟札记 ;撰稿: 王玉红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春末站在山脊上俯瞰小寨沟,小寨沟像许多小山村一样,现在沐浴在一片巨大的花海中。山上山下长满了丁香花桐花,白槐花绿麦浪。

小寨沟属于新安县慈涧镇张丽村。它像一条银鱼,游在李和河和张丽村之间,有300多人。

小寨沟有条深沟,到处都是青石。一股清水从这里开始,溢出一个宽阔的青石坡,落入一尺多高的悬崖下的深沟里,汇集成一个水池。清水河和青石相遇,灵魂强烈共鸣,一阵阵洪亮的水流终日绕沟回旋,故名湘潭沟。后来,人们在水池下面建了一个大坝来挡水,形成一个水库。从那时起,有一个荡漾的张丽水库。

我对这个水库的记忆来自两条小鱼。我不记得我多大了。我和妈妈还有二哥一起去了小寨沟外婆家。二哥出去玩,带回来两条小鱼。我妈把它们包在面条里,煎成金黄色。这是我第一次吃鱼。尝起来像初春的微风一样美味。鱼来自“奶奶水库”。妈妈说,她小的时候,水库里的水很深,有雾,当时的鱼能长到十几斤。水库里的水被抽到山里灌溉庄稼、蔬菜和果园。在一个没有足够食物的时代,这个水库让村民的生活变得不那么困难。

走过一条狭窄的小路,站在悬崖上,俯瞰今天的张丽水库。水库四周都是树,两边都是高高的悬崖,她的吉他后面还藏着她的半张脸不让我们看见。经过长时间的激情,清水和青石被岁月和黄土覆盖,沉入地下。湘潭沟变得很静,只有奔放的风穿过。水位骤降,让水库露出半片草原,半片江南:半风半草低,树木遍地;一半的水波、悬崖、树木都映在水中。

与李和村熙熙攘攘的游客相比,张丽水库就像是在一个内室里长大的,没有人认识她,也很少有人欣赏它的魅力。只有小寨沟的老人偶尔会想一想,看看它,回忆一下它过去的风景,时间的流逝,人生的无常。

妈妈不止一次给我讲过她的童年。每当她说起小寨沟那一望无际的黄杏、甜柿、鲜红枣、红苹果……时,我就被小寨沟迷住了。

沿着新建的水泥路进入村庄深处。过了几十年,小寨沟的果树很多,还是让我羡慕。老柿子树、核桃树、樱桃树、杏树、梨树随处可见。……这些果树不是在地里大面积种植,而是长在院子里,长在房屋前后,长在路边,长在沟底,枝叶不齐,根深蒂固,房屋隐藏在果树中间。四五月,花已凋谢,青杏小。二三月份的小寨沟应该是什么样的场景?必须是桃花红,梨花白,樱花云。我无法想象收获季节会是什么样子……

樱桃树是小寨沟最多的果树。村子里大多数最古老的樱桃树都在沟底。许多樱桃树都超过一百岁了。老院是个院窑,老院里还住着很多家庭。靠着山脊,挖了一个洞,三五个洞组成了一个院子。院子外面是沿着峡谷种植的樱桃树。

一百年的樱桃树把沟底铺得紧紧的。你要站在樱桃树下抬头看,看不到被枝叶划破的天空。走在樱桃树的绿林树下,我想起小时候吃过的樱桃就是从这些树上来的,抚摸着树就像挽着奶奶的胳膊,感觉很亲切。

表哥家的院子是典型的四合院窑。院子中间有一棵梨树,一棵葡萄树正在长新绿,用长长的藤蔓向葡萄架爬去。院子里有个梯子,是表哥发明的摘樱桃神器。樱桃好吃,不好摘。有了这个可以在果园里自由伸展和移动的梯子,长高的樱桃就逃不过手掌心了。

去年冬天,村里修了一条新的水泥路,一条路改变了村子的旧面貌。像很多农村一样,小寨沟的很多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很多人在市区买了新房,买了车。每年初夏,红樱桃唤醒一个流浪者对家乡的记忆。流浪者回到村口,可以看到远处长满果实的樱花树,仿佛看到了亲人,他站在村头是因为关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