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湖里, ,撰稿: 张知业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记

赵湾电站即将蓄水,唐兴是淹没区。据估计,用不了多久,这里的一切,连同它的过去,都会在一个湖底静静地沉睡。

被合并到赵湾镇的原乡政府居民唐兴,在102省道附近有十几家店铺和家庭居住,但不可能说有漂亮的规划,也不可能说有人文特色。看看建在河谷或者削山石上的房子,你自然就明白了,生存是山水之间缝隙里超越一切的第一要务。

我的家乡在唐兴乡辖下的一个村子里,所以这个地方注定要和我成长的记忆捆绑在一起。虽然我早就习惯了纷繁复杂的生活,但面对这样的变化,我还是无法像往常一样平静。即使窗帘挂得离堆积的岁月很远,历史的尘沙也可以拂去,那些悠长而温暖的烟火也可以淡淡地弥漫。

80年代的唐兴,像内陆腹地的许多偏远山区一样,还没有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唤醒沉睡的心,一切还是懵懂困倦。所以,印象深处,有些发黄的图片是固定的。车辆经过的崎岖道路,晴天满是灰,雨天满是泥。环顾四周,在以米色为主调的土坯石屋中,信用社和供销社的砖瓦结构房屋鹤立鸡群。住在这里的人们似乎沉浸在这所学校浓重的灰色中。蓝色或黑色的束腰外衣套装、军绿色的解放鞋、帆布包、篮筐等服装和东西,无声而又和谐地相互呼应。

奔流的浔河将唐兴一分为二。同样虽然落后贫瘠,但河东有政府机关和商店,北有南通县到Xi安的公路,算是繁华之地。我们所在的河西,是一座无路无电的威武之山。用现在的话说,人生完全是原创的。离山不远,但不近河。连接两岸的是一艘破旧的木船。逢年过节或赶集的日子,渡口是一片清明上河图般的热闹景象。村民出售的农产品大多是粮食、鸡蛋、猪等。,这些硬币被兑换成几枚皱巴巴的薄硬币,然后流向那里的几家商店,以换取盐、煤油、火柴和其他必需品。当然,也有水果、饼干之类的对我们年轻人很有诱惑力的东西。

时间像蜗牛一样爬进了90年代,一座吊桥连接了河东和河西,村民们再也不用担心过河了。从此,古老而寂静的景观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悄然唤醒。人们走得很快,周围的房子越来越多,呈现出鲜艳的颜色。打工的年轻人带回来一些新潮的东西或者有趣的故事,人心摇曳,诱惑着越来越多的人出去。一切都像《平凡的世界》里那个整天大喊大叫的疯狂的天二—/[

思想裂变带来的冲击和变化,不断引领着一个时代加速快速前进。河西终于有电了,用了几十年的煤油瓶被扔到角落里。烤烟最早是作为一种经济作物出现在许多种植者视为命脉的土地上,给人们带来了脱贫致富的希望。一代又一代人梦想的高速公路随着隆隆的炮声逐渐延伸到山顶。在那个风云变幻的十年里,我上了初中,上了中专,毕业后马上加入了打工的洪流,然后又误打误撞回了老家,赢了所谓的铁饭碗,直到今天。20多年过去了,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出去过多少次池塘,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意识到这个简陋地方的重要性。

有时候我觉得家乡对人的意义在于出国旅游,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之后的精神皈依。很多年后,无论你是带着财富和辉煌白手起家后骄傲的回国,还是历经千辛万苦带着屈辱和悲伤回国,只要回到你出生长大的家乡——,她都会欣然接受你,包容你,沉淀你。在这个世界上,那些飘在天上或者在地狱受苦的感觉,都能温顺地回归。一切都是那么的沉稳和从容,你会发现,其实你就是那个王氏的丑娃,周家的,赵家狗。那些自以为成功的人,会慢慢意识到,过去的炫耀和吹嘘,虚伪中的吹捧和膨胀,是多么的浅薄和无聊。那些认为自己失败了的人,会突然发现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澎湃的野心会重新燃起希望之光。在我看来,很多人内心的成长和成熟,境界的升华和开阔,大多是在家乡这种漫不经心的零散章节里完成的。

最后一次回唐兴是在蛰了之后的一个周末。我看到路两边的房子,有的瓷砖被拆了,有的墙被推了,拆迁正在匆忙进行。隐隐约约,就像回到了从前。遥远而又近在咫尺的唐星,就像一个垂死的老人,在夕阳的余晖中缓缓前行。

有些告别会没有仪式。换句话说,仪式是在人们的心里,不管是人还是事。在生活中走远甚至消失,可能是命运的必然,也可能是现实的选择,但世间万物的进化,总是充满了神秘的哲理。一种形态的结束,往往是另一种形态的重生和进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