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屋 :发布: 王征桦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记

皖南冬天,路边的黄色稻草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霜。穿过凌阳小镇,顺着白霜痕迹找到一个村子,就是索村。

我走在皖南农村,大多是看留下的古宅。这些老房子混杂在各种新建筑中,更原始,更沧桑。举个例子,如果要把散落的老房子和这些新建筑相比较,它们就像风吹霜打的老树,矗立在青翠的幼林中。偶尔在省道旁的村子里能看到一两栋古宅。当我停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村庄时,我发现大多数都是主人遗弃的房子。要么是横梁倒塌,要么是大厅里杂草疯长。随着城市的发展,远处的高层建筑吸引了在这里生活了几代的人。老房子的主人走得太匆忙了,以至于来不及锁门。破碎的墙壁,枯萎的草,枯萎的太阳,成了许多古宅的最终结局。

索村的“青玉塘”是一处保存完好、精美绝伦的古民居。其实青雨堂这个名字的建筑数不胜数。单从名字上来说,他们的业主可能是商住楼。商家总是很忙,没有忘本脱俗的感觉。但是这个“青玉堂”的主人在屋檐下写下了宋代诗人、哲学家程颢的诗《春日》::“云淡风轻近晌午,花从柳跨千川”,可见他一定是个有文化的商人。文化升华了古宅的气质。虽然时间已经冲走了它的辉煌,住在里面的家庭可以衰落,但曾经奢华的气氛仍然弥漫在房子里。前几年在索村“青玉堂”成功拍摄黄梅戏《拉郎配》和《桃花女》。我想导演们在决定在这里启动这部机器之前,一定感受到了弥漫在老房子里的风俗和浪漫气氛。

根据经验,古宅保存完好的村落往往位于偏远的地方。索村是一个远离喧嚣的村庄,但也没有逃脱战争带来的痛苦。“盛泰”是一家古店,被认为是村里最气派的建筑。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个偏僻人烟稀少的地方建这么大的店,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原来,他们村的陈家在江西省浮梁市做生意。他们用自己的商业收入在老家盖房子。一个是为了荣耀祖先,一个是为了有一个安全的总部,利润排在第二。令我遗憾的是“盛泰”下半年的房子已经坍塌,一片空旷的清溪在废墟周围流淌。虽然这个村庄像一个天堂,但它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安全地方。“盛泰”古店可谓多灾多难,被土匪洗劫一空,被日军焚毁,几经拆毁修建,多少人血洒其间,历历在目。这座古宅,越来越荒凉,被无边岁月侵蚀,慢慢成了遗物。

我踱到一个老房子门口,老房子的主人正在扶手椅上打盹。他闭上眼睛,我猜他可能在回忆这座房子的过去。交谈中,事情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这位老人不是这所老房子的原主人。这么大的房子,上世纪70年代老人只用1000块钱买的。他对这栋老房子神秘的原主人一无所知。老人的孙女也四十岁了。她很热情,主动带我上楼。这栋楼是老太太的绣花楼。因为很久没有人居住,所以上面布满了灰尘,油漆的颜色也变淡了。在人经常走路的地方,油漆干脆就剥落了,只有长“的美还有点微红的颜色。老人的孙女说,她小时候坐在这个美女身上学习。楼上有个书房,安静,不受打扰。这是一个学习的好地方。从殿内精美的雕刻和不可掩饰的风采,我猜测出古宅原主的显赫家世和突变——他是石鼎家,还是关英家,还是书香门第?最后一个房主是个纨绔子弟,为了享乐廉价卖掉了自己的老房子,还是因为说不出的困难匆匆离开?当然,如果你不顺着一些线索,就没有答案。

使索村出名的古建筑是它的祠堂:太平山殿。我在各种画册上见过。当我到达我的村庄,站在太平山房子前的广场上时,阳光温暖,霜已经融化了。这座保存完好的祠堂与皖南的一般祠堂相比,风格独特。它高大的门房飞过屋檐和角落,遮住了后面的建筑。从正面看,我以为只是一座高耸的牌楼。这让我习惯了江南祠堂千篇一律、机械单调的格局,才知道祠堂可以这样建。太平山别墅是阿明王朝的建筑。平时比较隐蔽,低调,藏在绿色里。只是在这个冬天,当南方的美好一天天褪去,它灰色的色调才慢慢显露出来。在砖雕和塑料浮雕上,经典歌剧生动地上演着;马头墙庄严匀称,富有古代意味。一切都归功于民间工匠的灵巧和简单,他们的技能在温暖的冬日阳光下闪闪发光。

走在村里,我看到旧房子和新房子混合在一起,用青石铺成的小路使它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协调的地方。古道上有黄叶飘落,让我体会到简化四季的过程。我突然感受到了这个过程,不自觉的让人们和老房子一起回归了本来面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