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阳,走过两座风雨桥 笔者: 蒋忠民

  • A+
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三江,有侗寨的地方就一定有鼓楼,有河流的地方就一定有风雨桥。三江南站高铁一侧,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中国建筑桥梁之乡。

因为我已经欣赏城阳于风大桥很久了,所以我下了火车,搭上一辆车,直奔城阳八村。

很安静,秋日的阳光下,林西河很浅,潺潺的流水缓缓转动着河边的水车,显然是新设的旅游景点,但毕竟能让人想起一段往事和古代。微风吹过,仿佛听到水轮的吱嘎声在呢喃着古老的山歌。山坡上的茶园里,秋日的阳光下,茶树绿意盎然。

三三两两的游客要么陶醉在天堂般的景色中,要么流连于林西河畔,穿梭于古老的城阳桥上,要么在桥头走进马安村……

面对着久仰的城阳大桥,仿佛是熟悉了很久的老朋友。而不是热烈的拥抱和问候,只需要平平淡淡的看着对方。这座桥不长。就算走的慢,也用不了几分钟。郭沫若题写的城阳桥“ ”挂在桥头木梁下,颜色与木头相似,显得低调大气。遗憾的是,桥两边行人坐着放松的桥廊,显示出工匠的功夫。他们很拥挤,被旅游工艺品占据。游客不能坐在走廊上看远处的山和近处的水,更不能触摸它们来唤起历史的记忆。大部分手工艺品都是附近董村的村民卖的,他们随意坐在摊位旁,不喊不打招呼,卖多少钱,游客买不买,好像是别人的事。

我不得不走到桥上,抬头看着桥底被风雨熏黑了几分的粗大原木,看看它们是如何在熟练的工匠手中不用一根钉子就能结合在一起的,承载着时间的流逝和东乡人民的希望。

在马安寨的一家小店里,吃了一碗酸酸的好吃的董米粉,听着热情的老板介绍。我知道,很久以前,有两个姓程和姓杨的家庭从江西逃到这里,被这里美丽的风景和肥沃的土地所吸引,在这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这个地区叫程阳。此后,人们陆续迁徙。现在,沿着这条浅浅的林西河,有4000多名侗族同胞居住在城阳八寨。从老板的故事中,我知道每一座风雨桥都有一段美好的故事。

城阳大桥作为董乡的形象代表,以其精湛的建筑技艺享誉海内外。众所周知,这座桥也有同济桥和回龙桥的名字。据说,当一对董氏夫妇渡过临西河时,盘踞在河中的蟹精为妻子的美貌动了邪念,涉入河底。一只花龙救了这对夫妇。为了升值龙根,东村人集资修建了回龙桥。

在马安村和延寨村之间,有一座河龙桥,比回龙桥只晚修建了两年。它的格局和工艺与回龙桥一模一样,只是略短、略窄。回龙桥经过改建,被广泛称为城阳桥,和龙桥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在马安村的路段,沿着桥廊有一个大鼓。鼓旁边有一张小桌子。桌子的后桥走廊上有个通知,筹集修复和龙桥的资金。桌子上摆着一个游客自愿捐款的登记簿,上面全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的签名和捐款金额,从10元到100元不等。桌子旁边坐着一位70岁的老人。老人的头上和身后的桥廊上方,都有小字镌刻着捐赠游客姓名的匾额。这些粗糙的匾额一个个被挂在和龙桥中间。

和老人说话,马安村和平寨后面的山丘像两条龙,一直延伸到林西河,就像两条龙在抓珍珠。村民们建造了这座风雨桥,名叫和龙,意思是两条龙互相争斗,村庄和睦相处。

桥的每隔一段,都有伸出河外的隔间,里面供奉着三国刘备和关羽的雕像。老人说三国时刘桃园义举惊天动地,董家十分推崇,坚信可以保一方平安。随着时间的推移,雕像上覆盖着厚厚的灰尘。从走廊两边贴的对联可以看出,这些雕像从未淡出董家的记忆。

遗憾的是,和龙大桥虽然自建成以来一直保持原貌,但桥面却被历代路人和村民踩踏。如今桥廊被各种旅游工艺品占据,古老的情怀在现代商品的压抑下无奈挣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