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太阳 、网络写手: 嘎子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当时康定真的很冷。当冷风吹过北门时,你可以听到空气中冻结的咔咔声。当大雪落下时,厚厚的半人高的雪压在瓷砖的背面。白天在太阳下烤,雪顺着瓷砖背面的凹槽往下掉。到了晚上,冷风吹来,结冰,长成长长的冰条,凝结在瓦檐上。短的晶莹,像一排排晶莹的牙齿。长冰柱可以从瓷砖背面挂在地上。

刚进康定的家长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当他们第一次到达时,一场大雪把野生动物从山上驱赶下来,到处寻找食物。河边经常看到摇摆不定的狼。晚上,他们假装婴儿在哭,悲伤的声音引诱着心软的人。他们一说话,我就看着雪风号驱逐舰敲打着窗玻璃上的雪,心里冒着浓浓的寒意。有一年,一场大雪真的把一只獐子赶下了山,就在街道附近办公楼的瓦背上。我刚好路过那里,看到那只獐子站在瓦背上,摇着头,看着下面一群看热闹的人类,我却又害怕又不知所措。州委骨干民兵掏出枪,放在院子里双杠的架子上。他们看着倒霉的獐子一个个倒下。奇怪的是,他们射了很多,只看到獐子在发火花,却没有看到它掉下来。还有一个士兵走过来,借着另一个人的枪,平平端坐起来,只开了一枪,獐子就掉了下来,从瓦房后面滚了下来,落在雪地上,弹了一块厚厚的雪粉。

当时康定又凉了。只要太阳从东莞关跳出来,躲在屋里的人就会出来,坐在逐渐变暖的阳光下,眯着眼睛,晒着清新的阳光。康定有很多地方是人们聚集晒太阳的地方,比如礼堂的石阶前,中桥桥百货旁边,蒋君桥路……摆地摊,那时候迷恋阳光成了康定人的习惯,就是一条小街小巷,只要太阳一烤,人群就活跃起来。

当我们回忆起我们的巷子,常常会跳出这张图。小巷里的温馨一家,晒着太阳,小脚丫奶奶坐在大门槛上,膝盖上做着针线活。有时她拿鞋底,有时她缝衣服。静静的坐在她孙女旁边,那个小巷子里出名的可爱女孩,我们叫她乔娃。她总是在奶奶身边安安静静的做作业,好像不管街上有多吵,都和她没关系。有时候,她的安静让我们不敢在她面前调皮捣蛋,走过她们身边的时候,我们尽量保持脚步轻盈,捂着嘴不说话。当然,我经常和水闵月在他们住的小院子里玩。闵月有一个弟弟叫岳勇,他喜欢像尾巴一样跟着他。

我在找闵月。我们去商务局后山爬树摘桃子。

当时商务局后山有两栋很旧的房子,竖着屋檐,雕梁画栋,好像古庙还没拆。我们朝破碎的窗户前看去,里面全是破旧的书。在古楼旁边的山坡上,有几棵毛茸茸的桃树歪歪斜斜地生长着。我们爬上树,找了一个树叶茂密的地方躺下。风吹动树枝,让它们感到舒适。更舒服的是可以单手摘一串毛桃。桃子又酸又涩,但我们吃起来很舒服。有时候我们也会去州委后山玩麻雀,拿弹弓把惊慌失措的麻雀追得满山都是。当水很小的时候,他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当他被别人欺负或者委屈的时候,他咬着牙,用自己的身体跟着弟弟。我从来没有见过闵月哭,也就是眼泪绕着他的眼睛打转。他不能让眼泪掉下来。他是一个非常有男子气概的男孩。

闵月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弟弟。她嫩嫩的脸颊泛着苹果般的红,好像叫水银。这个弟弟在家里很受欢迎,不喜欢和我们淘气的娃娃玩。只记得他很爱和妹妹琼厝玩,妹妹和巴德家一样小。他们过去常常坐在街上,伸进土里的一个小洞里。他们一个接一个不停地说:蚂蚁,蚂蚁,快出来。有人偷了你的柴火……。蚂蚁真的爬出来的时候,都很开心,喊着“出来。”有时候,两个人靠得很近,坐在一起,说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懂的话。两个小猜的样子,路过的大人不忍打扰。

一天,在阳光下,他们坐在街道的边缘。小琼厝把一个地瓜分一半给了小水银,小水银吃了两三个。他也看着小琼错手里的土豆,一动不动地咬了一口。萧琼措笑了笑,将手里的土豆放在萧墨丘利的嘴上,看着他一个个吃下去。

但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流感在这个高原小镇蔓延,许多人感染了这种疾病。一些老人和身体不好的孩子没有抗拒过去,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家人的哭喊声。那天晚上,小水银没有反抗,第二天,巷子里就传来了他的死讯。记得吗,我阴沉着脸问闵月,水星的死是不是真的。他一脸凶相的指着我大声说: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要掐死他!

我知道,他心里会很痛苦,以后再也不会提起。

小琼厝也疼,躺了好几天才好。那天,阳光灿烂。小琼错坐在水星曾经坐过的街道上,手里拿着一个脆皮土豆。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轻咬手中的土豆,只是静静地坐着。太阳拉了她虚弱的身影好久,几只黑蚂蚁在她脚下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