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的回忆 、笔者: 张保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新年快乐,新年到了,姑娘戴花要枪,老头要新毡帽”。小时候学过的童谣,至今还在我心中回荡,但人到中年,享受生活的乐趣,也经历了岁月的风霜,所以过年的滋味自然不一样。从小到大,从青年到中年,春节的种种琐事都闪现在我们眼前。

年轻人的春节简单快乐。童年,童年,青春,春节是单纯的快乐,纯粹的喜悦。那时候家里穷,能吃到好吃的,能常年穿妈妈做的新衣服。虽然好吃的肉是饺子,新衣服也只是妈妈织的粗布做的,压岁钱也就一毛钱,但这些足以让年轻人开心兴奋。孩子过年第一天起得很早,挨家挨户捡放鞭炮时没爆炸的纸炮。如果还有扭剩,就正常放电了。如果没有剩下麻花,就把纸枪拆开,把黑粉倒出来。然后用火香点燃,明亮耀眼。孩子经常不是弄伤手指,就是弄破嘴唇,让大人又气又心疼。记得有一年春节,我自告奋勇早起放鞭炮。晚上睡觉,在枕头边放鞭炮。我看了一会儿,摸了一会儿,兴奋得睡不着觉。直到午夜,我还是忍不住鞭炮的诱惑。我偷偷把鞭炮摘下来藏起来过年。农历新年的第一天,我黎明前起床,燃放鞭炮。过了几次,父亲在屋里问:“为什么鞭炮声音那么短?”现在想起小时候的春节,心里充满了温暖的感觉。当我想起我的祖父母,我的父母和我的小伙伴时,我的眼睛突然湿润了。

年轻人的春节安静而快乐。爷爷奶奶去世了,父母是班里的纽带。兄弟子侄可以聚聚。传统春节习俗同样被遵循。小笼包,炸丸子,剁饺子,叮当作响,春节气氛热烈热烈。我已经有家庭了,上班也不容易。我肩负着家庭和工作的重任。我经常在农历新年的第一天和第二天值班。最难忘的是2000年的春节。除夕夜,大雪纷飞,覆盖了一夜。我在农历大年初一下午和农历大年初一上午值班,中午12点接班。我家离县城30里,一路都是雪。农历新年没有公共汽车。厚厚的雪让我难过。我很无奈。九点半,我骑着自行车出发,在积雪很厚的路上慢慢骑着。无尽的雪很快让我变成了雪人。眼睛黑的时候看不清路,只好眯着眼睛。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衣服鞋子上都是雪。幸运的是,那天路上基本没有推车,也没有发生事故。就这样,我在路上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单位,按时接班值班。我虽然冷得瑟瑟发抖,但内心平静安详,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有一种满足感和幸福感。

中年春节寂寞凄凉。中年是分水岭,是高峰,也是坎。在经历了人生无数次的打击和洗礼后,人一直是平静的,坦然的。父母双亡,留下我和堆英一个人。几个春节都是孤独寂寞的,但也是很安逸祥和的。有网络,有书刊,有美食,有自我满足。没有悲伤,没有快乐,没有怨恨,没有怜悯。这样的情况可能是最适合我的安排。我有自己的命运,所以我不能快乐地生活。常年忙碌,只有春节能放松几天。现在趁着过年休息,可以把已经计划好要写的几篇论文写完,然后认真反刍消化训练课程。唐代诗人郑谷有一首咏“中年”的诗:寂寞的秦云是淡淡的,新年的情景进入中年。爱是最恨花无语,愁是断知酒有权。满墙青苔找原因,雨一夜忆春田。后来的没落增加了诗论,甚至把之前的话题改成了链接数。我不喝酒,我再写几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